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流莺燕语小丫鬟
    肃小六随着那位太监穿过一条长廊,来到一处极为幽雅的院落,一门院门,便有一位十四五岁的少女迎了上来,弯身行了一礼,然后莺声说道:“奴婢若樱,见过六爷!”

     “唉哟,”肃小六哪受过这样的礼遇,慌忙上前将若樱扶起,“不敢不敢,多礼了,多礼了。”

     待扶起若樱,肃小六抬头一看,见这小姑娘虽未脱稚气,但身态轻盈袅娜,翩婉若花,蛾眉螓首,目盼生姿,不禁心中一荡,脱口问道:“美女,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

     “奴婢名叫若樱,”若樱答道,“宛若樱珠,是王爷取唐诗‘凌花咀粉蘂,削缕穿珠樱’的句子而来。”

     若樱的声音如同流莺燕语,念起诗句来,更是温婉扬抑,十分动听,肃小六听得都有点醉了。

     “哇,”肃小六的眼睛始终没离开若樱的脸,“好有学问的名字啊!”

     [网友]:看肃小六的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网友]:这小美女的长得是挺可爱的,声音也好听。

     [网友]:这不会是王府给肃小六派来的贴身丫鬟吧?

     [网友]:贴身丫鬟不就是未来的小妾吗?像《红楼梦》里宝玉的那位“花袭人”。

     [网友]:袭人不是还得给宝玉进行启蒙教育呢?那就是说,这个若樱和肃小六可能会……

     [网友]:楼上的提醒很重要,这个直播内容可以期待下。

     [网友]:你们什么口味,怎么出场的全是小萝莉,一个熟女都没有呢!

     [网友]:哇,你的口味也很重!

     “六爷,事情紧急,”肃小六身旁的太监见他二人一来二去的腻上了,忙上前提醒道,“快让若樱伺候六爷换衣服吧,这会儿王爷和福晋们都已经起驾前往惠园了,再磨蹭就来不及了!”

     “是啊,六爷!”若樱走上前扶着肃小六的胳膊,恭恭敬敬地将他引入东厢的屋子里,“要是耽误了事,奴婢可担待不起!”

     进到屋子里面,若樱让肃小六稍等,自己掀帘进到里屋去拿衣服。

     肃小六环顾四周,见这屋子放着条案矮凳,摆着香炉字画,陈设较为简单,看不出是书房还是卧房。正在他想探头到里屋去看看的时候,若樱抱着一叠衣服走了出来。

     肃小六忙转头去看墙上的字画,那狂草的笔墨看着气势磅礴,但却一时认不出写的什么,字画落款的小字写得好像倒还工整些,他正要定睛去看清楚的时候,若樱竟然凑身上来,纤纤玉指伸到他的脖颈下,将他领上的扣子轻轻解开。

     [网友]:哦?这么主动?

     [网友]:哇,启蒙教育开始了?

     [网友]:这么快,我的纸巾还没拿过来。

     肃小六的心也是怦怦直跳,岛国动作片的镜头像挤公交车似的,一部部地涌入他的脑海当中,他忙定了定神,将那些还未展开情节的镜头全部最小化后,低头一看,见若樱已开始去解他腋下的第三个扣子了,这一下,刚才最小化的窗口突然变成了全屏。

     [网友]:我的天哪,等了一早上,终于有点看头了!

     [网友]:难道真的要直播这内容吗?

     [网友]:贴身丫鬟嘛,不贴身怎么行?

     [网友]:有个疑问,这丫鬟算不算未成年?

     [网友]:我觉得这是小六被骟前的壮行酒吧,喝完就去直播当太监了!

     [网友]:噫——你怎么还相信那个破公告的内容啊!

     肃小六忙摆了摆头,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不经意间他的视线聚焦到了直播间里网友的评论上,看了几行,突然想起了什么,便脱口问道:“一会这直播屏怎么关闭啊?”

     “嗯?”若樱没听懂他的话,抬头问道,“六爷刚才说什么?”

     “哦,没事,”肃小六忙遮掩道,“突然想起来相声的词儿,不关你的事,你继续脱!”

     [网友]:噫——

     [网友]:小六你太不够意思了,好不容易有点内容了,竟然要关屏?

     [网友]:就是,你敢关屏,我们就弃剧了!

     [网友]:弃剧?擦,美的你!我直接举报你!

     [网友]:你敢关屏试试?

     [网友]:哇,大家的情绪都好激动啊!放心,我很冷静,我就弱弱地问一句,等会的直播内容怎么录下来?

     [网友]:噫——

     这时,若樱已从肃小六的背后将他身上那件破旧的大褂给脱了下来,由于上面沾满了尘土和杂草,若樱怕弄脏了屋子,便把大褂的衬里朝外卷了起来,放置在了墙角。

     “我们,”肃小六伸着头,隔着帘子看了看里屋,向若樱问道,“是不是要先洗个澡啊?”

     “啊?”若樱突然回头,蹙眉问道,“六爷要洗澡?是不是六爷拉裤子里了?”

     “拉裤子里?绝对没有!”肃小六急忙澄清,“这关键时刻,我怎么能做出那么没有情调的事呢?”

     “可是,”若樱回身往肃小六身上仔细嗅了嗅,“我怎么闻着你那么臭呢?”

     “这,”肃小六心中刚才燃起熊熊烈火一下子被浇灭了,“我,我,我真的没有拉裤子里,你别闻了,真的没有!”

     “不对呀,”若樱绕着肃小六边转边嗅,“明明闻着就很臭,六爷是不是也跟王爷一样,大小便失禁了?”

     “怎么可能?”肃小六忙拍着胸脯,义正言辞地道,“我怎么会失禁?我向来很能憋的,直播相声的时候,一连几个小时我都不上厕所的,这是必须有的专业技能,好不好?”

     “别动!”若樱指肃小六拍在胸前的手,“你把手掌翻过来!”

     “啊?”这一下肃小六也明白自己身上的臭味来自哪里了,他扭捏地道,“我,我,我这手上是……早上吧……一起来吧……那个木桶吧……粘着枯草……”

     若樱没工夫听他解释,转身到桌案旁边端来一个铜盆,铜盆里注满了清水,她将铜盆放到肃小六面前,说道:“六爷先把手洗一下,我去拿桂花胰子来!”说罢,便走出门外。

     “这,”肃小六十分泄气,对着直播间的网友道,“你们看,都是你们瞎出主意,让我弄一手脏东西,结果让美女给嫌弃了。唉,第一次见面给留下这么个印象。”

     [网友]:完了,美女嫌弃你了,这肯定不会有什么有内容的直播了!

     [网友]:是啊,小六,早点儿把手洗洗不好么?

     [网友]:就是,人长得挫就算了,还这么不讲卫生就不对了!

     [网友]:唉,白等了这么长时间,小六你太不给力了!

     [网友]:壮行酒也喝成,还是直播当太监吧你!

     “嘿!”肃小六一边洗手,一边不服气地辩道,“我还没怨你们呢,你们反倒埋怨起我来了?让我伸手到木桶里的谁,站出来承认!我保证不使用杀伤性武器!”

     [网友]:好像是玩群侠传那位!

     [网友]:往事不要再提了,快把贴身丫鬟叫进来,或许还有戏!

     [网友]:肃小六的手好恶心,能不能把视角锁定小丫鬟?

     [网友]:我也只想看小丫鬟!

     [网友]:你们都是萝莉控吗?跟你们真玩不到一块!

     [网友]:就是,萝莉有什么可看的,我还是想看我的肌肉型男!

     [网友]:噫——

     “唉!”肃小六感叹道,“你们啊,真是没一个正经的,出的主意也都不靠谱!我这已经到王府了,等会见到那些王爷福晋什么的,究竟该说什么,你们有懂清朝历史的没有,也帮我想想正事,别总让我出糗!”

     [网友]:我是学渣,别问我!

     [网友]:我对清朝历史的了解只限于清宫剧。

     [网友]:我是理科生!历史没及格过。

     [网友]:四爷的电视剧我看过不少,要是那个时代和剧情,我也许能帮上忙。

     [网友]:肃小六在这儿叫“肃顺”,我记得他好像不是四爷那个时期的。

     [网友]:我怎么有印象肃顺是被砍头了呢?

     “啊?”肃小六大惊,“你们可别吓我?难道是我给王爷说的相声不可乐,最后被砍头了?”

     [网友]:有可能哦,你的包袱有可能那个王爷听不懂,那最后肯定是乐不起来!

     [网友]:我搜索了一下,好像肃顺和慈禧太后是一个年代的,最后真的被砍了头!

     [网友]:说起来,好像真的有印象哦。

     [网友]:慈禧太后?肃小六穿越到她的年代里了?

     [网友]:慈禧太后和四爷是不是一个朝代的?

     [网友]:等历史学霸来解释吧!

     [网友]:你们高中会考都是怎么考过的?肃顺不就是那个被慈禧搞政变给杀掉的大臣嘛!

     “天啊!真的是被砍头了?”肃小六大惊之下,不小心把铜盆给打翻了,盆中已被双手染脏的水洒了出来,溅了他一裤子,“那我可怎么办呀!穿越回来,吃也没吃上,玩也没玩好,结果就要被砍头,我真是比窦娥还冤!”

     这时,刚好若樱拿着一盒桂花香味的胰子推门进来,看到狼狈不堪的肃小六,惊呼道:“六爷,你怎么又尿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