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相声祖师要捧哏
    “啪!”

     郑亲王的庶福晋刚佳氏听了侍女的密报,惊慌之下竟然失手把手中水烟袋摔在了地上,翠绿的翡翠烟嘴正好首先落地,一下子碎成了几段。

     “慌什么?”嫡福晋富察氏责斥道,“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刚佳氏忙附上前去,对她耳语道:“健锐营派出去的人遇到了步军统领衙门的埋伏,没有能够得手,并且还碰到了六公主!这,会不会是老三端华先下手为强啊?”

     “六公主?”富察氏心中大疑,“她不是被后直指婚给富察家的景寿了吗?怎么会在这会儿出现?”

     这时,又有一名富察氏的侍女掀帘进来,径直走到富察氏耳边,仔细地说了半天。富察氏点了点头,将她遣了出去,回头对刚佳氏道:“这回不是老三端华下的手,是万岁爷的五阿哥惇郡王奕誴的主谋,这会儿啊,他带着步军统领衙门的官兵,已把那个孽种肃小六护送到了王府了!”

     “这,”刚佳氏心乱如麻,“这可怎么办啊?五阿哥会不会是奉了万岁爷的旨意来办此事的呢?这样来看,万岁爷是不是在心里已经准备让端华来承袭爵位了呢?”

     “你先稳住神儿,怎么一有事就自己乱了阵脚了呢?”富察氏毕竟久历世事,遇事显得冷静之极,“五阿哥虽是皇上的亲骨肉,但已经过继给惇亲王这一支了,况且五阿哥不喜文墨,只爱技击拳脚、民间杂耍,并不得皇上的宠爱。皇上现在最宠的两个阿哥是四阿哥奕詝和六阿哥奕訢,以后的皇位也必出自这两个阿哥,由此来看,皇上若想干预此事,一定会派四阿哥或者六阿哥来。我看,五阿哥插手此事,并不一定是皇上的授意。”

     “那,”刚佳氏心中稍稍平静一些,“五阿哥掺和此事,究竟意欲何为?”

     这时,院门口传来王府太监的声音:“传郑亲王爷口谕,请福晋移驾惠园听相声!”

     惠园,是郑亲王府的后花园,曾经的第八代郑亲王德沛由于王府存银达数万两之巨,就对属下说,家资丰厚,是一大祸根,若不紧急消耗掉,一定会贻祸给后人。所以,由德沛主导扩建了这座花园,并命名为“惠园”。惠园内有一座雏凤楼,楼前有一洼水池,郑亲王患病之前,常在此处征招艺人唱戏说书,一听要移驾惠园,富察氏和刚佳氏便忙招呼侍女入内,更换往日听戏的常服,准备前往雏凤楼。

     ※※※※※※

     在郑亲王寝殿的偏院,步军统领衙门的校尉敏泰把肃小六扶下马来,指了指院内的众人,低声说道:“郑亲王安排了一场相声堂会,指名要让世子您上台演出,这院里都是以前和您一块说相声的同行,您跟他们商量商量,看给王爷演一段什么相声!”

     “这,”肃小六虽然下了马,但还是双手倚在马鞍上,有气无力地道,“你不是说让我来王府认亲的吗?这怎么又让我说起相声来了?”

     “这全是郑亲王爷的安排,”敏泰伸手去搬开肃小六倚在马鞍上的手,“属下只管传话,具体的事就不清楚了。”

     肃小六死死地抱着马鞍,向院内的众人望了望,见院里的墙角下蹲着十几名衣着褴褛的少年,有人拿着快板,有人拿扇子,其中一个少年低着头在轻声背贯口词的样子,倒像是个说相声的样子;另外在院墙这边,一个五十岁的老头佝偻的着身子,和身边两个二十多岁穿长衫的年轻人正笑嘻嘻地望着自己,不禁心中大疑,回头对敏泰道:“这些人我都不认识啊,你还是带我去王爷那认亲吧!”

     [网友]:那一老二少看小六的眼神怎么那么暧昧呢?

     [网友]:听说清末有那种玩相公的,是不是把小六当相公了?

     [网友]:切,小六那模样也能当相公?人家当相公的都是京剧里唱青衣的坤角儿,就小六那模样,还是“别挨骂了”!【注①】

     [网友]: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嘛,万一有好小六这一口儿的呢!

     [网友]:你们什么眼神啊?这帮人长得歪瓜裂枣的模样,一看就是说相声的,就他们还玩相公?

     “世子,您别逗我了!”敏泰笑道,“我在天桥看过你和他们搭班子说相声,怎么会不认识他们呢?”

     “可是,”肃小六又仔细看了看,蹙眉道,“我真的不认识啊!”

     敏泰指着张三禄等人,说道:“那老的,叫张三禄,那俩年轻的,一个叫朱绍文,一个叫沈春和,你们经常混在一块说相声,敢说不认识?我可是在步军统领衙门当差,你们天桥那帮人有什么动向,怎么能瞒得过我?”

     肃小六听到这三个人的名字,心中顿时一震:“张三禄、朱绍文、沈春和?这不是相声的开山鼻祖吗?我的天啊,我竟然和他们一起说过相声,那我在相声圈的辈份岂不是高得不能再高了?要是说《逗你玩》、《官场斗》、《讲帝号》这几位见了我,岂不是得管我叫前辈?哎呀,且不论那世子能不能当成,这能跟这几位说上一段相声,也是我专业生涯的新高度啊!”

     [网友]:《逗你玩》是马三立老爷子的代表作,那两段是指谁?

     [网友]:你的相声等级不高啊,《官场斗》、《讲帝号》分别是刘宝瑞和侯宝林两位的代表作啊!

     [网友]:朱绍文是不是就是老郭他们常说的“穷不怕”老先生?

     [网友]:没错,他外号就是“穷不怕”。不过,看样子,这老先生现在还正年轻着呢!

     [网友]:哇,要是他们三个来一组合,我去当他们经纪人,肯定能在相声圈大赚一把!

     [网友]:经纪人?哈,今天的口号是“防火防盗防经纪人”,你要是不姓宋,就别来凑经纪人的热闹了!【按:热点新闻不解释】

     [网友]:噫——

     敏泰在这边仍在试图掰开肃小六死抠着马鞍的手,那边肃小六突然面带笑意地一转身,立刻松开手,迈步向张三禄等人走去。

     “咦?”敏泰一怔,“这小子表情怎么说变就变?难道挂树杈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肃小六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敏泰,他满脸笑容地走到张三禄三人身前,从张三禄开始,向他们三人一一行礼,边行礼边道:“年长的肯定是三禄师傅,小六有礼了;这位肯定是朱二哥,小六有礼了;这位一定是三师弟,小六有礼了!”

     朱绍文揣着手,侧头望着肃小六,说道:“我们仨,一个是师傅,一个是猪二哥,一个三师弟,那您不就是孙猴儿吗?”

     “啊?”肃小六本想着自己若是当了张三禄的大徒弟,那么在相声圈的地位就超过了朱绍文,没料到自己的话竟然被朱绍文拿来砸挂,当下也随着他的话道,“你看,被八戒给认出来了!”

     张三禄大笑,指着肃小六道:“好你个肃小六,这有日子不见了,一见面就拿我们开涮!嘴还是那么贫!”

     “是啊!”朱绍文也道,“这一大清早的,巡捕营满城抓人,还指名要找你‘肃小六’,你究竟犯了什么事了?”

     肃小六见他们对自己说话的样子,的确是挺熟络的,当下也就将错就错,装作熟人的样子,摆了摆手,叹道:“唉,一言难尽啊!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今天这事儿就跟做了个梦一样。”

     “我看呀,”沈春和打趣道,“八成儿是做梦想娶媳妇想疯了,梦游到了谁家的床上被捉了奸,这才被官府给四处通缉呢!”

     “是啊,”朱绍文跟着逗道,“没事儿的话,睡前别总翻《金瓶梅》,看多了容易梦游到别人家!”

     “那您说,”隶小六跟着他们的节奏道,“睡前我应该看点什么才能不梦游?”

     “逮只王八,”张三禄边咳嗽边道,“睡前好好地瞅瞅,保管你睡前是趴在床上,睡醒了还是趴在床上!”

     [网友]:这几位清朝的相声大咖嘴可真贫!

     [网友]:真是,凑到一块没一句正经的!

     [网友]:我刚进来,终于赶上了,这三个人是准备给肃小六动刀的吧?

     [网友]:我也刚来,是不是马上要开始动刀了?

     [网友]:又是被公告骗进来的!

     [网友]:啊?难道公告的内容不直播吗?

     [网友]:……

     这时,院门外走进来一位王府的太监,扭着腰肢走到张三禄等人面前,用太监特有的嗓音说道:“王爷准备摆驾雏凤楼听相声,你们四个准备一下,只能来一段儿!”

     “四个人来一段儿?”朱绍文问道,“我们没准备四个人的相声啊?”

     “那我可管不了。”那太监眼睛一瞥,冷冷地道,“王爷就是这么吩咐的,你们自己瞧着办!”

     [网友]:我看到公告刚进来,这是小六骟完的样子吗?变化好大啊!

     [网友]:哈哈,效果不错吧?要不要试试?

     [网友]:试试就算了,只是挺奇怪,刚动完刀就变得这么娘了?

     [网友]:唉,谁发的破公告,都招来些什么人!

     张三禄正想上前向那太监说明自己的身体状况,看能不能不上台演出,却只见那太监走到肃小六身旁,恭恭敬敬道:“六爷,您这身衣服都脏了,请随我来这边,咱们换一身新衣裳再去说相声!”

     “啊?”肃小六回头望了望朱绍文等人,“就我一个人换新衣服?”

     “那可不,”那太监眼波一转,若有所指地道,“王爷今儿就为看您的,您还不得穿的精精神神的?”

     “那好吧。”肃小六还惦记着等会演出的节目内容,便转头对朱绍文道,“您是前辈,您给想想有哪段是咱们四个人能说的啊?”

     “这,”朱绍文看郑亲王府上下对肃小六的态度极为特殊,虽然不解其中的原由,但也明白郑亲王今天主要是想看肃小六的表演,于是说道,“今天啊,全看你肃小六的,我们仨给你捧哏,你说哪段我们捧哪段!”

     “啊?”肃小六听罢一惊,心里不知是喜还是忧,“相声的祖师爷竟然要给我的捧哏?天哪!”

     【注①】:“别挨骂了”是传统相声常用的结束语。由于旧时的相声通过讽刺挖苦世相百态,拿现实中的人或某类人群来进行“砸挂”,所以被称为“挨骂”的艺术,通常表演时逗哏经过一番编排挖苦之后,捧哏演员最后用“别挨骂了”来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