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雏凤楼前一声锣响
    肃小六换好了衣服,院子外面焦急等待的太监们都涌了进来,一边夸赞着肃小六,一边拥着他向郑亲王府的“惠园”走去。

     在路上,肃小六没有心思说话,他心里默默地在想着等会要说的相声内容,但那几位太监的嘴却不停,啰里啰嗦的奉承着这位即将成为郑王府“六爷”的世子。

     “你看,六爷穿上这身儿新褂子,那就是不一样,倍儿精神!”

     “那是,回头六爷要是在朝廷当差,戴上顶带花翎,穿上带补子的官服,朝珠这么一戴,那派头肯定不一般!”

     “按规矩,只要六爷一入府,就能进宫到侍卫处当差,天天儿能见到皇上,到时候平步青云,出不了几年,一定是大富大贵!”

     “要说起宫里的侍卫处,当属乾清宫的侍卫身份最尊贵,为什么呢?离皇上最近呗!只要天天在皇上面前晃悠,肯定能混个脸儿熟,到时候有什么皇差一定会派给脸儿熟的!这么着,官位就能越升越高!”

     “咱们王府的三爷和五爷,早年也是先在宫里当侍卫,然后没几年就被皇上升为都统,管理各旗的营务,这不,现在三爷也到步军统领衙门任职了,五爷也去旗里当都统了。”

     “就是,像六爷这能说会道的,到时一定升得更快!皇上在宫里岁数大了,六爷要有事没事的给皇上来一段相声,把皇上这么一逗乐,那皇上一高兴,还不得把六爷调到军机处去当差?”

     [网友]:这几个死太监好吵!

     [网友]:吧啦吧啦说个不停,真的好吵!

     [网友]:小六怎么不理他们呢?

     [网友]:摆架子呗,他是主子,那几个太监是奴才,跟他们有什么可说的。

     [网友]:看小六嘴里也在轻声说着什么,应该是在背词儿呢!

     [网友]:我看是在想那个小丫鬟呢!

     [网友]:哈哈,小六在公主和小丫鬟两个人里选择困难了!

     [网友]:那有什么困难,一个正室,一个当妾嘛!

     [网友]:懂不懂历史啊,你!哪个娶了公主,还敢去纳妾,不怕皇帝老岳父砍了他的头!

     [网友]:是哦,这么来看,当驸马也挺惨的!

     几个太监奉承了半天,累得口干舌燥的,却不见肃小六搭话,心里面都直犯嘀咕,几个人相互递了个眼色,都觉得这未来的世子架子竟然如此之大,还没正式认亲呢,就假模假样的装起清高来了。

     可是,他们虽看不惯肃小六的做派,但这小子毕竟是世子啊,一时间却也不敢得罪。他们几人在心里暗想,今天一大清早,郑亲王和宗人府两位堂官在寝殿里连比划带说,搞了半天,就是想把这个小子弄回王府来,这事在王府各院已经传开了。况且,皇上的五阿哥竟然带着士兵把这小子护送到王府来,这阵势也从侧面佐证了郑亲王寝殿传出的消息。还有,有几位王府里上了年纪的老太监,也吞吞吐吐地说出了当年肃小六生母和王爷的那段往事。这几方面的证据摆在这里,无论如何也让人无法否认,这个穷困的卖艺小子,马上就要成为王府的继承人之一,并且极有可能与“三爷”和“五爷”去争夺未来的“郑亲王”之位。

     想到这里,太监们依旧殷勤地巴结着肃小六:“六爷,慢点,这儿有个台阶!”

     “六爷,您看,惠园到了!”

     “哦?”这时,肃小六才从思索中回过神来,他举头一望,透过圆拱石门看到花园里亭楼叠嶂,俯仰生姿,池馆水榭,掩映其间,果然是景致怡人,不禁赞道,“真是个好地方啊!”

     “六爷,咱们到雏凤楼去。”一位太监走到前面引路,“雏凤楼前有一汪水池,水池中立着一座亭楼水榭,六爷等会就在那里说相声,王爷福晋、还有那些来王府的大人们都坐在雏凤楼前听您的相声。”

     “好。”肃小六长长地吸了口气,在心里对自己道,“就要上台了,一直都是在电脑前直播,还没有真正在面对观众演出过。这次算是首场演出,并且还是没有对台本的即兴演出,不知道那几位相声宗师临场发挥得怎样,我和他们又能不能有形成演出时的默契,唉,这都是未知数啊!”

     这样边想边走,穿过几道长廊,走了一段鹅卵石的小道,便来到了耸立在青松翠柏和假山怪石间的雏凤楼前。再向楼前一望,只见那汪水池如同湖水般,在波光粼粼中,水榭之上的亭台正与雏凤楼相对,一道通向水榭的曲折石栏小道使之与陆上相通。此时,晨光初起,在朝曦的映射下,水面薄雾氤氲,远远望去,颇有一番人间仙境的样子。

     “好地方啊!”肃小六感叹道,“能在这儿说相声,就是等会被砍头,也不白来一趟!”

     “怎么着?”不知朱绍文从哪冒了出来,“说不好还得砍头哪?这是王爷给定的规矩?”

     “那可说不准,”肃小六故意吓他,“王爷临死前要乐一下,咱们逗不乐王爷,他临死还不得找个陪葬的?”

     朱绍文好像有点被他吓住了,他咽了口唾沫,把张三禄一把拉了过来,说道:“师傅,我看还是您先上,真要是给王爷陪葬了,您岁数大,跟王爷在路上有得聊。我们太年轻,王爷跟我们聊不到一块去!”

     “对对对,”沈春和也跟着起哄,“我年纪最小,我放最后上台,兴许王爷听完一段就死了呢,我就不用跟着陪葬了!”

     [网友]:哈,这三个人,好像随时都在说相声!

     [网友]:他们可真是够贫的,但让人觉得不讨厌!

     [网友]:对,那几个死太监也贫,但只会让人感觉吵!

     [网友]:这就是功力吧,毕竟这三个相声宗师是要靠说相声赚钱吃饭的!

     [网友]:肃小六和他们搭档,不知道会怎样?

     [网友]:刚才“穷不怕”老先生说他们三个给肃小六捧哏,我看应该不会有大问题,就看肃小六发挥得怎样了。

     [网友]:他们三个捧哏的话,肯定发挥不出来自己的强项,不过,肃小六应该感到庆幸了,能和相声的祖师们一起合作。

     这个时候,雏凤楼前的亭台上已经坐满了人,郑亲王乌尔恭阿按照朝廷的礼节仪注,邀请惇郡王奕誴、寿恩公主悦龄、宗人府左宗人顺承郡王春山、宗人府右宗正多罗贝勒绵偲在客位就座,自己则领着福晋和儿子们列居主位。在他们的周围,丫鬟仆人又围了一大圈,端茶倒水,打火点烟,忙得不亦乐乎。

     “哐!”水池上的石栏间一个太监按照京戏演出的规矩,敲了一声锣,亭台观众这边立刻安静了下来。

     “请,”那太监声音尖细高亢,“天桥艺师上台表演!”

     “啊?这就要上台了?”肃小六紧张之极,“不行不行,我这会儿想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