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公主的特殊惩罚
    “喂!”肃小六对着门外叫道,“你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你是谁啊?”

     “我是谁?”门外的少女显得非常生气,“你还跟我装糊涂?我是谁你不知道吗?”

     “可是,”肃小六不是装糊涂,是真糊涂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啊?”

     “哼!”少女冷笑一声,“你以为你睡了一觉,可以把什么事儿都忘了?”

     [网友]:这女生的台词好暧昧啊!

     [网友]:就是,小六,睡了一觉就不认账了!

     [网友]:我看,这女生和小六背后一定有事!

     “我是真忘了呀!”肃小六急着直跺脚,“我这睡醒了起来,连自己在哪都不知道了,你能不能给我提个醒?”

     少女听他言语间有几分真诚,便稍稍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真的忘了?”

     肃小六答道:“真的是忘了呀!我现在脑袋还昏昏沉沉的!”

     “那好,”少女将信将疑地道,“我给你提个醒儿。”

     “好啊!”肃小六急忙附到门板上,竖着耳朵聆听。

     少女好像思索了一下,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念道:“‘一大念作天’,你对下句!”

     [网友]:啊?这女生会《八大吉祥》?

     [网友]:咦?《八大吉祥》是哪段,怎么突然想不起来了?

     [网友]:就是把八个吉祥字拆开,然后找三个同朝同代的古人,古人一问古人二,古人三去哪儿了,最后一句末尾再落脚到这个吉祥字上。

     [网友]:楼上正解。

     [网友]:我是新人,没看懂什么意思啊。

     [网友]:……

     这个《八大吉祥》的相声段子,肃小六了然于胸,并且也曾按照传统相声的本子更改过一些内容,此时门外的少女一问,他便脱口答道:“吕布问貂蝉。”

     少女接着道:“问谁啊?”

     肃小六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问董卓哪里去了?”

     少女冷冷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咦?”肃小六奇道,“你怎么不问我‘董卓去哪了’?”

     外面的少女还是没有说话。

     肃小六没察觉门外少女的异样,只是像表演相声一样,自顾自地把词说完:“未央殿宾了天!”

     [网友]:那位新人,看到了吧?就是取三国的故事,把“天”字拆开,做首打油诗。“一”和“大”放一块就是个“天”字,用三国的典故,司徒王允用连环计,让吕布在未央殿杀了董卓,最后再落到“宾了天”的“天”字上!

     [网友]:对,楼上正解!

     [网友]:哦,明白了。连起来就是“一大念作天,吕布问貂蝉。董卓哪里去?未央殿宾了天。”

     “肃小六,你竟敢蒙我?”门外少女突然怒道,“你这相声的词儿一字不差地都记得,别的事却都不记得了?”

     肃小六百口莫辩,没想到那少女竟然是在试探自己,当下哀求道:“这相声的词儿啊,每天都背,说梦话也都能背出来。可是,别的事情,我是真想不起来了。求求你,告诉我吧,我是怎么得罪了你,又是怎么被关在这屋子里了?”

     “装,继续装!”门外少女已然不再相信他的话了。

     在这黑暗的小屋里待的时间长了,肃小六感觉十分憋闷,只想快点出去,便装着可怜的样子,恳求道:“求求你了,放我出去吧!我昨天睡在那堆干草上面,可能有小虫子钻到我耳朵眼里了,那个小虫子也不知道饿了多长时间,在我耳朵眼里一直这么爬来爬去找吃的,现在我整个脑袋都疼得快要炸开了!快让我出去,帮帮忙把那个小虫子给弄出来!”

     “哼!”门外少女不吃他这一套,“你塞点干草到耳机眼儿里,让那小虫子在里面搭火做饭,它就不会乱爬了!”

     [网友]:哇,这女生伶牙俐齿啊!

     [网友]:脑洞也好大!

     [网友]:小六,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肃小六忙回神问道。

     [网友]:装死吧,只有这样,她或许会把门打开,一开门你就找机会跑!

     [网友]:这也是个办法,先试试!

     “好吧!”肃小六觉得这一招也许能管点用,于是想了想,便走到那堆木桶旁边,一脚把那些木桶踢翻,然后大声叫道,“哎呦!”接着便躲在木门一侧的墙后面,不再吭声。

     门外少女听到屋里一阵响动,又听到肃小六大声惨叫,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便大声问道:“肃小六?你怎么了?”

     连问了几声,肃小六屏住呼吸,一概不答。只听见门外的少女焦急地踱了几步,然后说道:“你们去把门打开,把肃小六给我拖出来!”

     “你们?”肃小六一惊,“难道外面还有其他人?这下坏了,本想着要是她一个人,我还能跑掉,这要是人多的话,我可怎么跑?”

     正这样想着,只听那木门上的锁链“当啷”响了几声,木门便“轰”地被踹开。接着,涌进来几名矫健的锦衣少年,连拖带拉地把肃小六押到柴房门外,还没等肃小六抬头去看那少女在哪,只觉两个膝弯一痛,双膝便重重地跪在了地上。

     这肯定是身后的人在他膝弯踢了一脚,肃小六正想抬头呵斥,突然脑后的头发一紧,接着一只手便把他的脑袋按倒在地上,额头直直地扎在地上,眼睛离地面连一寸都不到,地上的尘土和石子一下子看得清清楚楚。

     “呀~”肃小六挣扎着想来,突然发现自己的胳膊被拧在背后,小腿也被人死死地踩住,从头到脚,自己除了嘴巴能说话外,其余的地方根本就无法动弹。

     这时肃小六透过余光看到一把藤椅摆在了距自己的脑袋约有三尺的地方,接着突然传来一阵幽香,还没待他嗅出香味所在,一袭裙袂便从他的头顶飘过,一双银丝鹅绒的绣鞋在眼前一闪,便被那镶着金线的罗纱锦裙覆盖。

     肃小六无法抬头去看个仔细,但心里已然确定,这个坐在自己面前藤椅上的人便是适才那位少女。虽然自己被她搞得十分狼狈,但这淡淡的幽香和倍显尊贵气质的绣鞋罗裙不禁让他心中一荡,对于美女,他向来都缺乏免疫力,即便是现在被迫跪在美女面前,心里却也不觉得屈辱。只是,他现在一直想知道面前的这位究竟长得什么模样,值不值得自己费点心思去撩一撩呢?

     “肃小六,”少女端坐在藤椅上,傲然道,“你刚才不是晕倒在屋里了吗?这会眼珠在那乱转什么哪?”

     “我,”肃小六头朝着地,含糊不清地道,“我这不是被他们弄得把头撞在地上,撞醒了吗?”

     “还贫嘴!”少女冷笑一声,“我看不对你上上刑,还真是管不住你这张嘴了!”

     肃小六大惊:“别上刑,别上刑!我管得住,你说吧,你让我说什么我说什么,你不让我说,我就闭嘴不说!”

     “这会说得好听!”少女斥道,“昨天你在五额驸府上怎么编排我呢?不责罚你,本公主这个气可消不了!”

     [网友]:公主?五额驸?

     [网友]:什么情况?这女生是公主?

     [网友]:肃小六一直脸朝下,镜头看不到她的脸啊,这公主究竟长什么样?

     [网友]:我看过清末妃子的老照片,可吓人了!这公主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肃小六也是和网友们一样的疑问,“公主”和“五额驸”这两个关键词究竟透露出什么信息,他这会怎么想也想不明白。

     “公主……殿下,”肃小六的胳膊已经麻木了,只好先求饶,“虽然我不记得昨天说了什么得罪您的话,但我知道错了,请您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大人肚里能撑船……”

     “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吧?净瞎说!”公主把脸一扬,“本公主又不是大人,没有大量,就记小人过。你这个小人,胡说一气,本公主非得责罚你不可!”

     [网友]:有没有懂清朝历史的学霸,这个公主究竟是谁啊?

     [网友]:同问学霸:五额驸又是谁?

     [网友]:学霸来了也没用,现在连哪一年都不清楚,谁知道是哪个皇帝的公主啊!

     [网友]:也对哦。

     “哎呦,腿抽筋了!”肃小六哪在地上跪过这么长时间,小腿肚酸胀难忍,“公主殿下,能不能让我站起来说话,实在是太疼了!”

     “这都疼得忍不了了?”公主冷笑一声,“本公主还没开始给你上刑呢!疼的还在后面呢,好好忍着吧,你!”

     这时,在身后踩着他右腿肚的少年把脚抬了起来,肃小六顿感轻松,忙谢道:“多谢了,你不踩我,我这小腿舒服多了。那位左边的兄弟,你的脚也抬抬呗!”

     “美的你!”刚抬腿的少年换了另一只脚又踩了上去,“我是脚踩麻了,换换脚而已。”

     这一踩似乎比刚才还重,肃小六疼得眼泪都快滚了出来,他摇了摇头,无奈地对那位公主道:“公主殿下,你要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吧,让我这么跪着,真比死还难受!”

     “好吧!”公主站了起来,有些得意地道,“既然是愿意让我惩罚,那本公主就成全你。”

     “可是,”肃小六忙问,“你准备怎么惩罚我呀?”

     公主坏坏一笑,说道:“我想好了,把你交给敬事房阉了,然后给我当打杂的太监!”

     “啊?”肃小六整个人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