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最早的相声投资人
    “不要,千万不要啊!”肃小六看着远处富察氏顷刻间就要吐到那大木桶中,一颗心已然悬到了嗓子眼儿上。

     [网友]:唉,半路杀出个老福晋!

     [网友]:我的天,真的吐出来了!

     [网友]:我勒个去,快打马赛克吧,好恶心!

     [网友]:别看了,小六!把镜头移一移,这画面太恶心了!

     [网友]:算了吧,小六,等会让厨房再给你做一桶!

     [网友]:拍拍哦,可怜的小六!

     [网友]:咦?那个给老福晋拍背的丫鬟好像长得蛮不错的,皮肤好白!

     [网友]:楼上真是个奇葩!

     [网友]:我在想,这老福晋刚才是去喝酒了吗?怎么吐这么多?一分钟连着吐都不带喘气的!

     [网友]:我擦!楼上什么怪癖!

     [网友]:真恶心,你!

     [网友]:吐!

     [网友]:吐!

     [网友]:你赔我键盘!新买的机械键盘啊!

     [网友]:楼上我有个问题,你是在键盘上吐完才打的字吗?

     [网友]:……

     “啊——”肃小六伏地大恸,“我的牛肉面呀!我等了这么久,就是为了吃一口饭,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这时,郑亲王府的大总管带领着几位白须长者和一群差役走了过来,他让太监侍女们把各自的主子搀扶起来,然后交待了一番,让他们分别把福晋、世子们送回各处寝殿,服侍他们摘红换衣、整理发饰。

     另一方面,大总管还派人专程将客人惇郡王奕誴、寿恩公主悦龄、顺承郡王春山、多罗贝勒绵偲,以及张三禄、朱绍文、沈春和等分别送走。

     临行时,悦龄远远地望了肃小六一眼,向身旁的惇郡王问道:“这郑王府的丧礼要办多长时间?”

     惇郡王想了想,答道:“戴孝三个月,守孝得二十七个月吧。”

     “这么长时间?”悦龄心里原本想着肃小六过几天就能来自己这里当差,没想到戴孝就得三个月,她也明白这其间肃小六肯定是要在王府里守灵的,于是跺脚撅嘴,十分不满地对惇郡王道,“你不是说过两天就给太后说,让他来我这儿当差嘛,这怎么又得三个月,又得二十七个月了?”

     “我的公主,”惇郡王真是拿这个妹妹没办法,“那会儿不是郑亲王还健在吗?这会儿人家阿玛死了,我能怎么办?我能把郑亲王拉起来,说‘你先别死’?”

     “咯,”悦龄笑了一声,慌忙用手掩住,她知道这悲伤的场合绝对不能失了礼制,“好吧,好吧,本公主暂且不治你的罪了!”

     “哼,”惇郡王不服气地道,“我有什么罪?你一小丫头还摆这么大的谱!”

     “骗皇上呢,叫欺君,”悦龄眼珠一转,打趣道,“你骗了我,就是欺公主,此罪暂时搁一边吧,不过,本公主回头要你将功折罪啊!”

     惇郡王没有理她,只是拉着她,跟着绵偲他们一起出了王府。

     张三禄等人临行时,专程跑来向肃小六慰问一番,张三禄语重心长地对他道:“爷们儿,如今进了王府,可不比往日,你可一定要处处谨慎小心啊!”

     “是啊,”朱绍文也提醒道,“这王府里的福晋众多,俗话儿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如今这王府有八位福晋,您这一下多了八个妈,我的天爷,差一个妈就三台戏了,您可有得听了!您想想,《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要是挨着唱,还能听得下去,可要是搭三个戏台同时唱,您听得过来吗?”【注①】

     沈春和也正要来掺和两句,但却被张三禄给插了话。

     “没错儿,”张三禄觉得有几句重要的话还是得交待一下,于是赶紧抢过话头,“我今儿看出来了,这王府里头的八个福晋各有各的算盘。那位最大的嫡福晋是摆明了跟您过不去,您可一定得加小心!不过,你们说相声那会,我在旁边儿把这八位福晋观察了一个仔细,我觉得那位姓瑚佳氏的侧福晋兴许对您有点好感,因为您甩包袱的时候,就她乐得像真的,其余几位都是假乐儿!还有,这兄弟之间您也得多注意了,在这大户人家里,兄长为父,您可别有事没事拿那位三爷砸挂,砸不好把自己脑袋都砸缸里头了!”

     “我师父这可是把肠子都掏出来的心里话,”沈春和终于有机会说上两句,“这王府居丧期间啊,不能讲笑话,不能穿红,这您可得注意了。咱们说相声那嘴都碎,您呢,说相声还总不按词儿说,这回呀,千万别有事儿没事儿就抖包袱,我觉得您现在应该学朝里做官的那些人,‘多磕头,少说话’!这样,才能保您平平安安!”

     “我看呀,”朱绍文点头道,“您就从现在开始,多磕头,不说话了。因为祸从口出嘛,要是不说话,不就没事儿了!”

     “那,”肃小六眨巴着眼睛,问道,“我能不能现在再说一句?”

     “哦?”张三禄左右望了望,神神秘秘地道,“趁这会儿人都不身边儿,您还有什么要问的?”

     “我就是想问吧,”肃小六搔了搔头,有些为难地道,“那五百两银子,咱们四个怎么分啊?”

     “嗐!”沈春和想笑又不敢笑,他指着肃小六手里攥着的那个大红封套,“你这里有地契,有银票,您还惦记那五百两银子啊?”

     “就是啊,六爷,”朱绍文也过来帮腔,“我们仨都捧着您当上世子了,照评书里帝王将相的行话来讲,这叫‘拥立之功’啊,您不赏我们点什么就算了,怎么还惦记那点儿银子呢?”

     [网友]:哈哈,这相声的祖师爷们也很爱财啊!

     [网友]:一说到分钱,祖师爷的表情也会变哦!

     [网友]:不过,小六已经占了大便宜了,何必要跟他们分银子呢?

     [网友]:看他们三位穿的衣服也不怎么好,看来平常也挺穷的,小六就把银子给人家吧!

     [网友]:就是,人家是祖师爷,你给人家分钱,回头还怎么相声行里混?

     [网友]:你们没看出来他们是在开玩笑的吗?这帮说相声的说起话来,七分是假三分是真!

     “爷们儿,你放心吧!”张三禄轻声笑道,“他们俩这是逗你玩呢,咱们说相声的行有行规,今儿的相声,您是主角儿,我们仨儿都是给您捧场的。照规矩,这赏钱都是王爷赏给您的,全都由您来做主,您说怎么分就怎么分!我们平常跑堂会也是如此,堂头说了算!”【注②】

     “是,”朱绍文也正色道,“我师父说的没错。今天的相声说的惊心动魄还带流水儿,老王爷也是全看您一个人儿的,我们呢也没卖什么力气,也不好意思拿这赏钱!”

     “不,不,”他们这一客气,肃小六反倒不好意思起来,“我倒不是这个意思。您三位是相声的老前辈,没有你们发明这相声,我不是也吃不上这饭不是?不过,说实话,凭相声我也没吃上什么饭!”

     “那可不,”沈春和附和道,“我说相声也没少饿肚子!”

     “我是这个意思,”肃小六看着三人,“你们三位把这五百两银子都拿走,多收些徒弟,把相声发扬光大。还有,最重要一点,你们把你们说过的相声啊,都给记录下来,刻印成书,这样才能流传下去。要不然啊,后世想学相声的,想找你们的相声本子都找不到,得多着急啊!都说传统相声有上千段儿,可是到传到后来能看到的也就那百十段了,好多都散失了,您说可惜不可惜?”

     [网友]:好!肃小六终于说出点有意义的话来!

     [网友]:的确,以前相声都是师徒口授相传,好多段子都流失了。

     [网友]:我记得在哪看过,早期“清门”的相声由于不怎么收徒弟,所以很多“文哏”的本子都没流传下来,太遗憾了!

     [网友]:“清门”是什么意思?“文哏”又是什么意思?

     [网友]:早期的相声分为“清门”和“浑门”,清门大概是指清朝八旗子弟中喜欢相声的票友们组成的门派,他们不以赚钱为目的,只是聚会时为了热闹而表演,像《铃铛谱》、《八猫图》之类的文哏类相声,多数人认为是出自于“清门”。“文哏”就是用词文雅、书卷气浓郁的意思。

     [网友]:那“浑门”呢?是专门讲荤段子的相声吗?

     [网友]:不是,“浑门”就是我们常见的撂地演出、赚钱为目的的相声。不过,后来清朝灭亡后,“清门”和“浑门”合流了,之后才有了民国时期相声的繁荣。

     [网友]:这意思是说,肃小六现在变身成世子,有可能会发扬“清门”的文哏相声?

     [网友]:就肃小六?屎尿屁、荤段子不离口,还文哏呢?

     [网友]:我也表示怀疑!

     “哎呀!”肃小六的话让张三禄感动不已,他年事已高,一直想着广收门徒来传承自己的这门艺术,但艺人的地位低下使得许多有些才气的人都不愿从事这个行业,所以相声门第一直桃李不旺,是他最为伤心的事。此时听到肃小六的一番话,不禁老泪纵横,“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对相声的传承如此用心!虽然相声说得不怎么样,但这份心还真是真真诚诚的!”

     “嘿,”肃小六一愣,“什么叫相声说得不怎么样啊?银子都给您了,您也不说句奉承话。”

     “得,拍马蹄上了!”张三禄笑着拭了拭泪,站起来拍拍胸脯,“那我就代表相声的门徒们谢谢咱们六爷了!这五百两银子,我和绍文、春和他们就收了下,保证全都用到相声上面,要是有一个子儿用在别处,天打……”

     “师父,先别起誓呢!”沈春和忙拦住他的话,“咱刚才不是说去聚福楼吃烤鸭子吗?不从这五百两银子里出,咱们身上可凑不出那么多钱来?”

     “就是啊,师父,”朱绍文也道,“您别把话说死了啊,我还准备这银子分到手,换一身儿新行头呢!您怎么一激动就起开誓了呢?这一会儿要真是打雷了,这烤鸭咱还吃不吃了?”

     “瞅见没?”张三禄指着朱、沈二人,对肃小六笑道,“这相声一行里啊,打我这儿开始,这师父和徒弟就不是一条心!”

     [网友]:这祖师爷的预言很准哦!

     [网友]:哈哈,原来那些年相声圈闹出的事,这祖师早有预言啊!

     [网友]:我觉得他们三位情商都很高啊,什么事都能自嘲!

     [网友]:五百两在清朝,应该是大数目了,我觉得如果成立个相声团体应该不成问题。

     [网友]:之前不是有人算过了,大概相当于现在五十万,放现在恐怕注册资金都不够呢!

     [网友]:那五百两在清朝是不是能买个豪宅?

     [网友]:古代也看地段,好不好?五十万放在现还不够首付呢!在清朝也够呛吧!

     [网友]:如果收徒弟教学,应该是不少了,像他们平常在天桥演一场也只能收一堆铜钱。

     [网友]:张三禄最早是走“清门”演出的,应该以前是有家底的!

     [网友]:不管怎么说,肃小六也算最早的相声投资人了!

     “咦?”张三禄低头一看肃小六,见他突然又泪流满面,忙问道,“爷们儿,这是怎么话儿说的,您怎么又哭啦?”

     “我,我,”肃小六突然抱着张三禄的腿,大声哭道,“我也想去吃烤鸭,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好饿呀!”

     【注①】:《失街亭》、《空城计》、《斩马谡》是京剧的传统曲目,由于是剧情相互衔接的故事,所以经常作为连台本戏连续演出,合称为“失空斩”。

     【注②】:堂会,是指古时官宦富贵人家逢喜庆寿宴等红事,将演员邀至家中演出,清朝时的堂会以京剧、昆曲居多,也常有杂耍和曲艺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