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至臻佳境的哀嚎
    “启禀福晋,”郑亲王府大总管跪在嫡福晋富察氏的面前,带着哭声说道,“王爷他老人家,薨了!”

     富察氏长吸了一口气,缓缓站了起来,感慨万千地望着窗外,过了良久才道:“王爷的后事怎么安排,你和端华他们都商量过了吗?”

     “回福晋的话,”大总管答道,“这会儿还没有来得及商议,三爷先让奴才来通知福晋!”

     “嗯,”富察氏点了点头,语气显得极为平静,“你告诉他们,我已经知道了。接下来,采买白布、缝制孝衣的事你得抓紧去办了,一时间王府上下没办法‘成服’,不过,照成例都得先‘摘缨子’、‘摘红’,这你也得赶紧安排,别让外人笑话王府没有规矩!”

     “成服”是指王府上下的亲眷仆从要按规制穿上不同样式的丧服,由于事情紧急,一时间不可能马上采办加工好这些服饰,但为了表示王府内有丧事,需要王府上下的人将衣帽上的红缨子和府内各处挂着的红色饰品摘除,就称为“摘缨子”和“摘红”。

     “嗻!”大总管道,“这些奴才已经通知各院儿了,白布也都派人去采买了,王府各门口挂着的红灯笼也已换成白灯笼了!接下来的事情,等三爷那边安顿完王爷的灵柩,再来跟福晋禀报!”

     “好,你们办得不错!”富察氏踱了两步,然后问道,“那个新入府的肃顺,准备怎么安排?”

     “据玉满之前跟奴才说,”大总管边想边道,“王爷本来在二龙坑的劈柴胡同给这位新过府的六爷,买了一处宅子,但是还没有开始重新修建,暂时还没办法住。王爷生前的意思呢,是让他先住进王府的‘石琴居’,这会子事情都拧在一块了,奴才也抽不出人来去打扫……”

     “好了,”富察氏打断他的话,“这件事等午后再说,石琴居那边,暂时不要让人进去。你,听明白了吗?”

     富察氏最后一句话语气加重,大总管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当下便叩头下去,说道:“奴才明白!”

     “去忙吧,”富察氏用那长长的指甲捋了捋鬓角的发丝,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告诉王府的所有下人,府里有白事,当差都要谨慎着点儿!谁要是在这个时候,不遵规矩,办错了事,说错了话,可别怪我到时不客气!”

     富察氏的威严和手段这位大总管早已领教,此时听了这话,更是后背发凉,当即再次叩头下去,颤声答道:“嗻!奴才下去一定严加申饬,要各院儿管事的管好下面的人!”

     “嗯,”富察氏摆了摆手,“你去吧!”

     “奴才告退!”大总管叩头退出,汗流浃背地离开了富察氏的寝殿。

     这时,一位侍女轻轻地掀帘进来,走到富察氏身边,低声说道:“禀福晋,定亲王府来人说,事情已经安排好了,今日午后便可行动!”

     “好!”富察氏又坐回榻上,对那位侍女道,“让她们都进来吧,给我更衣,咱们去看看王爷的遗容!”

     ※※※※※※

     “五哥,”悦龄右手握紧那枚金簪,对惇郡王问道,“你知道‘肩井穴’在哪儿吗?”

     “哦?”惇郡王一怔,“是在肩膀头吧,具体的位置我还真不太清楚!”

     悦龄冷笑一声,说道:“人的胆经之水,经由足底‘涌泉穴’而上,由‘肩井穴’而出,然后由此流入全身。”

     “这,”惇郡王不解,“是什意思啊?”

     “就是说,”悦龄紧紧地盯着远处肃小六的肩井穴,说道,“若是一个人的‘肩井穴’被封,那么……”

     惇郡王问道:“会怎样?”

     他的话音未落,悦龄便像掷飞镖一样,将手中的金簪对准肃小六肩头抛了出去。那金簪如同电掣一般,穿过正在叩拜的人群,正刺中肃小六的“肩井穴”。

     “啊——啊——啊——妈呀!”肃小六的眼泪如同水枪喷射一般,瞬间涌了出来,然后嘴唇不断颤抖着,仰天长叫。他右手伸到肩后,想把刺中自己的尖锐之物拔出,但手指刚刚触碰到那枚金簪,一股如同电流般的疼痛感顿时袭遍全身,最后连脚趾头都疼得抽了筋。

     “看到了吧?”悦龄对自己的准头得意之极,对惇郡王炫耀道,“就是这样,会疼得生不如死!”

     [网友]:什么情况?怎么突然嚎开了?

     [网友]:嚎的是“阿玛”吗?

     [网友]:刚才不是还好好的,我正准备看那红封套里装的什么呢,怎么突然这样了!

     [网友]:是啊,我也正想看看那里面的房产证什么样呢?

     [网友]:什么房产证,地契就是土地证吧!

     [网友]:我看,解释为不动产权证最正确!

     [网友]:不是说还有银票呢,也不知道是多少面额的!

     [网友]:肯定不会少,这下肃小六要发财了!

     [网友]:这表情是兴奋过度了吗?

     [网友]:看着不像啊,脸都扭曲了,像是疼得了!

     [网友]:咦?他往后背抓什么呢?

     [网友]:好像是背后有东西,但镜头看不到背后呀!

     [网友]:你们说的都不对,我看是那个王爷的鬼魂附到肃小六身上了!

     [网友]:啊?鬼附身?听肃小六那凄惨的声音,真有点像哦!

     [网友]:这是直播灵异事件吗?

     [网友]:我刚进来,哇,终于赶上了!这是直播骟小六的现场吧,听声音一定很疼吧?请问各位,是不是没有用麻药啊?

     [网友]:……

     不远处的张三禄、朱绍文、沈春和三人被隔在人群之外,不知肃小六被人刺中了穴位,他们看到肃小六在郑亲王榻前哭天抢地的哀号,不禁叹道:“这小子装哭也装得太像了吧!”

     “我看呀,”张三禄轻声对朱、沈二人道,“咱们应该编段相声,专门讲哭的!”

     “这个主意好,”朱绍文举起大拇指称赞道,“哭也分很多种,身份不同、地位不同,遇到的事儿不同,哭的样子也不一样,这要是编一段相声,一准儿可乐!”

     “哎呀,”沈春和看着肃小六哭得都快没人形了,不禁皱眉道,“像肃小六的这哭法,算是哭到至臻佳境了吧?你瞅瞅,俩手都开始捶地了,哎呀,看着手都疼!”

     “哎呦,”朱绍文也看到了肃小六撕心裂肺的样子,“你看,这会儿开始用头撞那王爷的烈焰虎皮榻了!听见没,那声音,咚咚咚的,撞得真狠哪!”

     就在郑亲王的亲眷一片举哀之声中,突然,郑亲王原本仰倒在榻上的尸体竟然颤巍巍地坐了起来。

     [网友]:我擦!僵尸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