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哭是女人天生的武器
    “老六,”庶福晋刚佳氏忙不怀好意地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现在朝野上下吸鸦片烟者十有六七,可是咱们郑亲王府可是向来规矩森严,绝对不允许王府亲眷染指鸦片烟。你现如今也过府了,这以前在天桥上染下那些下九流的毛病可得改一改了!”

     “是啊,”禄佳氏转头望了富察氏一眼,眼神中向她传递了让肃小六退场的信息,“老六刚入府,还不知道王府的规矩,不如让他退下吧,先把鸦片烟瘾戒了再说!”

     “对,对,”刚佳氏看出了禄佳氏的策略,忙道,“回头王爷丧礼上,王公大臣都会来,老六若是犯了烟瘾,岂不是让外人笑话?不如让老六到后院戒烟,待去除了烟毒再出来不迟!”

     “啊?这就要把我撵走了?”肃小六没想到她们这一捧一逗的配合得也这么默契,当下收起下巴,说道:“鸦片那祸害人的玩意儿,我才不会去碰呢!”

     “可是,”宽略还在卖弄他的聪明,“你刚才的样子,明明就是鸦片烟瘾犯了的模样啊!”

     “这个小子!”肃小六原本以为他年纪较小,不谙世事,但是这小子几次三番跟自己过不去,可见表面装出来的单纯背后,也隐藏着一颗恶毒的心,于是,转头对他怒道,“小小年纪,不好好读书,竟然私自跑到外面看别人吸鸦片!你老实说,你自己吸过没有?吸过没有?”

     宽略被肃小六猛地一问,也略有些紧张,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没有吸过!”

     “那你在哪看见别人吸鸦片的样子?”肃小六紧盯着问道,“还看得那么清楚?”

     “我,”宽略转头望了望他的母亲、庶福晋侯佳氏,见母亲向他微微地摇了摇头,知道自己万万不能说出真相,于是摇了摇头,撒谎道,“我不记得了!”

     “唉,”肃小六长叹一声,也像富察氏一样,做出一脸失望悔恨的样子,“王爷的儿子里,就属你最小,可是你还不好好上进读书,却去学人家抽鸦片!阿玛尸骨未寒,若是知道此事,该有多么地痛心啊!”

     “我,我没有抽鸦片!”宽略忙为自己辩解,“我只是看见过别人抽鸦片!”

     “此事以后再与你计较!”肃小六向他摆了摆手,“退下吧!不知道的不要乱说!”

     宽略自然听得出来,这是在警告他,于是撅着嘴退在一边,不再说话。

     [宫斗十段女]:好,清理了这个小角色,然后,先挑那个战斗力最强的福晋来对付!问他急于要把你清理走,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然后,把事情引到那个玉满头上,就说要严厉追查玉满经手的所有王爷赏赐。

     [网友]:这样的话,玉满不是就没救了吗?

     [宫斗十段女]:我觉得,那几位庶福晋急着要杀玉满,肯定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上,就让小六把这件事挑开,看她们是希望疮疤越来越大呢,还是希望把疮疤捂着呢!

     [网友]:赞!

     “福晋,”肃小六上前对禄佳氏行了一礼,“小孩子说的话,不足为凭,可是福晋何以如此相信一个童子的话,这就让人奇怪了!”

     禄佳氏见肃小六开始针对自己,不禁有些紧张,她忙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都说童言无忌嘛,吸鸦片毕竟是个不好的癖好,既然老六你没有染指,那是最好不过了!”

     “请问福晋,”肃小六抬眼死死地盯着她,“刚才急着要把我支走去戒烟,是不是怕我救下了玉满后,使福晋在玉满那里做的丑事曝光出来呢?”

     “笑话!”禄佳氏脸色大变,虽然心里好像被肃小六那双眼睛看透了什么,但她还是全力地掩饰着,当下拍案怒道,“我有什么丑事?你刚刚过府,就这么中伤我这未亡之人?我的天哪,王爷如今走了,我又去何处伸冤哪!”

     说着,便用手绢遮着眼睛,大声地哭了起来。

     刚佳氏忙起身上前劝慰了两句,然后对富察氏道:“我们虽是庶福晋,但也是先王爷的人,这老六一进府就这么不遵礼法,欺负我们,以后可让我们怎么在王府立足啊!”说罢,也掩面大哭起来。

     宽略的生母侯佳氏见这势头,也“嗷”了一嗓子,大声哭道:“王爷啊,你留下我们这孤儿寡母的,以后生生是要被人欺侮凌辱的呀!王爷,我还不如随您去了算了!”

     肃小六还没有开始讨伐她们,她们先已成了弱势群体,哭作了一团。这居正殿本就不大,再加上回音效果很强,三个妇人的哭声此起彼伏,让整个大殿都沉浸在一片悲怆之中。

     “说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都哭开了!”肃小六心中暗道,“她们这一哭,倒好像是我的不对了!看来,哭,也是女人的最具杀伤力的武器,而且不分年龄的大小!”

     看到生母刚佳氏痛哭流涕的样子,恩华站了出来,对富察氏道:“福晋,老六这么出言不逊,顶撞各位福晋,应当传家法予以责罚!”

     这话正说到富察氏的心里,富察氏正要表态,侧福晋瑚佳氏忙道:“老六虽然言语间有些轻慢,但是,玉满之前经手了那么多王爷的赏赐,究竟哪些是出于王爷自愿,哪些是不轨之人巧取豪夺,这一点应当细细查明才是!所以,在这件事上,我觉得老六说得没错!”

     “哦?”富察氏没想到她会出面,当下略想了想,伸手指着正在哭泣的禄佳氏道,“老六说她有丑事,把她气成这个样子。那么,老六这么说,是有何凭据啊?”

     [宫斗十段女]:玉满就是凭据!

     “回福晋的话,”肃小六也学会了端华他们的样子,当下转身恭恭敬敬地对富察氏道,“玉满就是活着的凭据!所以,请福晋万万不可令玉满自裁!”

     绕了半天,结果玉满竟然杀不得,并且成了“活凭据”,这让富察氏十分懊恼,她揉了揉太阳穴,冷冷地对禄佳氏等人喝道:“不要哭了!正事要紧,怎么一哭起来就没完了!”

     刚佳氏见肃小六占了上风,便十分焦急地回身上前,气急败坏地说道:“肃小六,只不过是一个外室所生的私生子罢了,有什么资格来管王府里的事?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欺负我们这些长辈?”

     [宫斗十段女]:私生子是怎么回事?给我的信息上不是说,宗人府的堂官在读那个通告时,说肃小六是侧福晋瑚佳氏之子吗?怎么信息不对称了?

     [网友]:可能肃小六真的是私生子吧!

     [宫斗十段女]:啊?我最不能接受私生子了!有这么多老婆了,还在外面乱搞,况且怀了孕还不打掉,明摆着是“心机小三要上位”嘛!这忙我不帮了!

     [网友]:啊?不是吧?

     [网友]:为什么这么痛恨小三和私生子?

     [网友]:这估计得问她男票吧!

     [网友]:那,现在肃小六怎么办?

     “大姐!大姐!别这样啊!”肃小六看到在这关键时刻,救兵竟然要撤退,不禁大急,“不论大人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呀!孩子是无辜的啊,大姐!阿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