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一柱擎天的图腾
    端华和肃小六随着几名太监一起穿过长廊,沿着甬道一路向郑亲王府的前殿走去,沿途路过一处处巍峨的宫殿,肃小六抬头看到有几座殿堂高耸宽广,不禁叹道:“三哥,这大殿跟我看到的故宫……不,是紫禁城里的,样式都差不多啊!”

     “嘘——”端华忙示意他噤声,神色紧张地说道,“老六,这话可不敢乱说呀!”

     “这有什么!”肃小六满不在乎的道,“在王府里盖什么的房子,还有人管吗?”

     “当然有人管了!”端华觉得有必要告诫一下这个口无遮拦的弟弟,“咱们王府当年在建造的时候,就违制僭越盖了这几座大殿,当初第一代郑亲王爷还因此被处分了呢!不过,那也都是当初睿亲王多尔衮为了揽权,没碴找碴、硬给安的罪名!不过,这王府里的建筑,按照规矩是万万不能和紫禁城里的一样的,这话到外面可千万不能乱说啊!切记,切记!”

     看着端华小心翼翼的样子,肃小六觉得有点好笑,并且也觉得这位三哥的反应未免过于郑重了,但此刻他还是记着朱绍文他们的告诫,尽量要拉拢端华这位王府的长兄,于是点头道:“明白,明白!三哥见教的极是!”

     “对了,”端华突然想起来什么,又问,“你刚才说故宫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去过南京城里明朝的故宫?”

     “啊?”肃小六脑子里转了两转,才明白在这时候,“故宫”原来指的是明朝初年在南京营建的皇宫,于是只好打着哈哈,糊弄道,“啊,小时候去过一趟,看见过。”

     “不对啊,”端华搔头道,“明朝的故宫,不是改成两江总督衙门了,你是怎么进到衙门里的?”

     “我,”肃小六见糊弄不过去,只好再编个理由,“我是爬到树上看到的!那时候小嘛,调皮得很!调皮得很!”

     [网友]:肃小六又开始胡诌了!

     [网友]:我看他是脑缺氧了,说瞎话都说不圆了!

     [网友]:也可能是刚才太紧张了,这会放松下来,脑子就不管用了!

     [网友]:我们宫斗十段的女神呢?我还等着看照片呢!

     [网友]:就是啊,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

     端华和肃小六来到了王府正殿的院子里,一进院子,就看到众多的家仆和工匠正在忙活着,院子的空地上面堆放着一匹匹的白布和一堆堆扎扎好的白幔,工匠们架着梯子正在往大殿的柱子悬挂。

     转头再向王府的二道门方向看去,只见门楼之上飘着一顶四丈多高的大幡,肃小六不知道这叫什么,只见那玩意像一座小炮楼似的竖在那里,上面圆滚滚的扎着很多绣片和花样,下面是个大型的圆柱体,远远看去就好像是个大型的麦克风一样。

     [网友]:这是什么玩意儿?

     [网友]:一柱擎天吗?

     [网友]:我擦!楼上太有才了!

     [网友]:的确很像!

     肃小六也看到了直播间网友的打趣,不禁偷笑了两声,问道:“这是什么?是对王爷性别的图腾崇拜吗?”

     这时,刚好王府的大总管带着负责丧仪布置的彩子局掌柜的过来请安,听到肃小六一问,那彩子局的掌柜忙行了一礼,说道:“回您老的话,这叫‘嘟噜幡’。是按照咱们王爷的爵位,在大幡上端立着荷叶宝盖,下有红莲的宝座托着,中间垂下来的是红寸蟒的大宽飘带,上面镶着青绒腰,下座的四角用是小狮子扎成的柱顶。这气派,足以衬托咱们王爷的身份!”

     [网友]:一个这玩意儿还有这么多讲究!

     [网友]:看那个掌柜的说得眉飞色舞的,肯定赚了不少银子!

     [网友]:真是,看样子这老爷的丧事办得很奢侈!

     “很好,”端华好像觉得这个大幡做得还不错,于是摆出一副长子应有官派,赞道,“好好当差,只要差事办得漂亮,以后一定有赏!”

     “谢总兵大人!”那掌柜急忙跪下行礼,“奴才一定尽心尽力去办,为王爷尽一份孝心!”

     端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领着肃小六转身到偏殿休息。他们刚一落座,便有两个侍女端着茶盘进来,将沏了热茶的茶碗放在椅子旁的圆桌上,然后低着头、垂着眼悄悄退下。

     肃小六好像看到其中一个长得还不错,不禁多看了两眼,待那侍女背身从屏风后退去,肃小六的眼睛还停留在那侍女后颈雪白的皮肤上。

     端华看到肃小六的样子,轻声咳了一下,见肃小六回过神来,便轻声问道:“老六,相中这个了?”

     肃小六见他看透了自己的心思,忙掩饰道:“啊,不是。只是看着有点面熟罢了!我是奇怪她们走路怎么那么轻,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那是专门调教出来的!”端华端起茶碗品了一口,说道,“这偏殿经常要迎接贵客,所以专门挑了一些懂得礼数的丫鬟来充门面!这些丫鬟都是由蓉嬷嬷专门调教出来的,从她手里出来的丫鬟,都很懂规矩!”

     “容嬷嬷?”肃小六刚端起茶碗,听到这三个字不禁惊得茶水都洒了出来,“她不在皇后那用针扎人了?竟然跑到王府里来了?”

     “皇后?”端华一怔,“皇后已经故去好多年了,和蓉嬷嬷有什么关系?”

     “哦,”肃小六忙道,“那可能是我记错了!”

     嘴上这么说,肃小六心里还是很想想见见这位王府里的蓉嬷嬷长得是什么模样,有没有像东方不败一样,用绣花针作为她的独门武器。

     这时,若樱抱着肃小六的衣包从后堂进来,也是踏着碎步无声地走过来,肃小六盯着她的脚步,问道:“若樱,你是不是也跟容嬷嬷学过啊?怎么走路也没有声音呢?”

     若樱走到肃小六面前,扑通跪倒在地,她将衣包轻轻放在一边,然后朝着肃小六连连叩头。

     “这是怎么啦?”肃小六不解,忙起身去扶若樱,“怎么突然磕那么多头干吗?”

     “六爷,”若樱埋着头,非要叩完九个头为止,“六爷对奴婢的大恩大德,奴婢就是死了也难以报答!”

     肃小六明白若樱这是为了感激自己在居正殿的救命之恩,于是脱口说道:“报什么的嘛,人情债,用肉偿嘛!”

     “嗯?六爷说什么?”若樱抬起头来,已是梨花带雨、泪流满面,“六爷要奴婢怎么偿,就怎么偿!”

     “这,”她这么一说,肃小六倒有点不好意思下手了,他无意间抬头望到了门外那个一柱擎天的大幡,心中不禁荡起了涟漪,于是吞了下口水,说道,“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网友]: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