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黄梅调名角紧急召唤
    “六爷,您,”若樱不解肃小六的意思,奇怪地问道,“您要做什么啊?”

     肃小六嘻嘻一笑,说道:“我要你给我做一辈子丫鬟,当做偿还,怎么样?”说着,便伸出双手将她搀扶起来。

     “蒙六爷大恩,”若樱点头道,“若樱莫敢不从!”

     “其实,”肃小六将她扶起来,看了看端华,说道,“是老王爷临走前救了你,你最应当感激的应该是老王爷。若不是他把你调派到我这里,今天无论如何我也无法帮你啊!”

     “是,”端华点了点头,微微笑道,“老王爷也算是感念你当初服侍之恩,你既然知道感恩,以后就好好地在你们六爷那当差,这就算是报答了!”

     “是,”若樱低头说道,“奴婢一定好好服侍六爷!”

     这时,一名太监疾步进来,向端华行了一礼,禀道:“三爷,步军统领衙门巡捕营的校尉敏泰求见!”

     “哦?”端华知道敏泰已奉皇太后的懿旨,调派给惇郡王奕誴差遣,此时来找自己,不知是什么要紧的事,于是忙道,“快传他进来!”

     那太监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召唤敏泰。

     过了一会儿,换上了官服的敏泰走了进来,行过礼后,趋步上前,对端华轻声说道:“王城兵马司那边刚刚将一份卷宗,转给了步军统领衙门,里面涉及一桩白莲教乱党的案子。五爷那边觉得有些不妥,所以让标下来禀报王爷。”

     “乱党的案子?”端华想了想,“这类案子,五城兵马司尽可自行审理,何必要转到步军统领衙门呢?”

     “按照惯例,”敏泰答道,“在京师地面上,涉及汉人的案子由顺天府审理,涉及旗人的案子则由步军统领衙门办理。这件案子,虽是教会乱党,但却牵涉到旗人!”

     “什么意思?”端华不解,“教匪乱党之中,竟会有旗人?”

     敏泰转头望了肃小六一眼,抬身附到端华耳边,低声说道:“标下没有亲眼看到卷宗,不过,据王爷说的意思,这件案子涉及到郑亲王府的六爷!”

     “啊?”端华一惊,“这案子是由五城兵马司的哪位大人转来的?”

     敏泰皱着眉头答道:“就是那位几个月来连办了几桩大案、在朝廷红得发紫的巡城御史万超!”

     万超的名号,端华是知晓的,数月来,万超连奏累牍,下笔如刀,不仅办了好几件大案,还参劾了不少涉案的官员,由于此人是科甲正途出身,朝中许多大老都争相将其揽入旗下,所以他的奏疏总能在那些大老们的支持下,获得皇帝的准许。端华想到这里,心中更是不安,他要急于查看清楚那案卷的内容,看上面为何会涉及肃小六。

     于是,他叫来侍仆,匆匆换上了袍褂,命人驱车随敏泰一起赶往步军统领衙门。

     [网友]:他们神神秘秘的在那说什么呢?

     [网友]:音量调到最大了,好像在说什么白莲教乱党的案子。

     [网友]:趴在耳朵上说的那句是什么?

     [网友]:那没听清,声音太小了。

     肃小六见他们急匆匆地走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于是拉住刚才来报告的太监,问道:“什么事情啊?这么火烧火燎的?”

     “衙门里的公事呗!”那太监一边收茶碗,一边答道,“步军统领衙门的事一贯如此,稍微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就闹得咱们三爷不得安宁!唉,谁让是天子脚下呢,一丁点儿事都不能出啊!”

     肃小六见问不出什么,也就不再问他,回头去找若樱,但却也不见了她的踪影,于是奇道:“这小丫头,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什么时候走了都不知道!这容嬷嬷都教她们点什么啊,又不是要逮耗子,为什么要学得走路没有声音呢?”

     就在他正在抱怨的时候,忽听身旁的圆桌上“噔”地响了一声,肃小六扭头一看,见若樱正立在身后,刚刚把一碗热汤面放在了桌子上。

     “咦?”肃小六拍拍胸脯,“你吓了我一跳啊,怎么神出鬼没的?”

     “我知道六爷饿了呀!”若樱把筷子摆好,“那会儿出了居正殿就让他们去给您准备饭了,刚才估摸着做好了,我就给六爷端来啦!快吃吧!”

     [网友]:哇,看样子比红烧牛肉面好吃呀!

     [网友]:是龙须面耶!

     [网友]:上面还有荷包蛋!

     [网友]:那红的是肉吗?

     [网友]:你们没见过面条吗?怎么这么激动?

     [网友]:午餐时间过了,还都没吃饭呢,看见这美味,怎能不激动?

     [网友]:我也没吃呢,我订的外卖还没到!

     [网友]:还是小丫鬟贴心哦,我要是有这么个小丫鬟,也不用整天发愁午饭了!

     肃小六闻到那热汤面的香味,早已食指大动,当下端起碗来,先挑起最上面的荷包蛋便往嘴里塞,结果还没吃到嘴里,刚才报信的太监又跑了进来。

     “六爷,”那太监又是一路小跑地进来,气喘吁吁地道,“门外有人求见!”

     肃小六不想理他,准备先把这鸡蛋塞到嘴里再说,但却被若樱给拦了下来,她劝道:“六爷先问问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

     “我,”肃小六气恼之极,没好气地问那太监,“谁来求见啊?见个球啊见,一口饭还没吃到嘴里呢!”

     “禀六爷,”那太监不知他这火气是从哪来的,忙答道,“来人说是天桥的艺师,名叫朱绍文,说有急事要见六爷!”

     “祖师爷?”肃小六大奇,心中暗想,“他们不是上午才走吗?这会儿应该正吃着烤鸭呢,怎么,难道良心发现,给我打包了一份,让相声祖师爷亲自来给我送外卖来了?”

     既然有烤鸭,那这热汤面可以暂且放一放,肃小六忙学着端华的样子,往椅背上一靠,大咧咧地伸出手,说道:“快传他进来!”

     “六爷,”那太监有些为难地道,“他说事情紧迫,请六爷到王府外相见!”

     “唉,送外卖还不送货上门,绝对差评!”肃小六一边嘟囔,一边起身向外走,走到门口,又回身嘱咐若樱,“把那碗面给我留着啊!”

     到了郑亲王府门外,只见朱绍文一个人正立在台阶下焦急地等着,一见肃小六出来,便忙走上前来,一脸着急地说道:“我的六爷啊,可把我给急死了!这烤鸭我刚吃了一半,那一半正由师傅们片着哪,这事情可就来了。我要是先吃鸭子呢,怕误了事情,可就对不住您了;可是,我要是先来给您通报呢,我这到嘴边的鸭子可就飞了不是?唉,我是左思右想啊,还是觉得先来给您报信儿为好!……诶,六爷,您围着我转圈,瞅什么呢?”

     “你不是来给我送烤鸭的?”肃小六从前到后,打量了半天,见他两手空空,根本没有给自己带来“外卖”,不禁有些不悦,“你说了半天,结果一片烤鸭都没给我带来?”

     “这事,比吃烤鸭着急!”朱绍文拉着肃小六的手,便要走,“快跟我走,晚了怕会误了事情!”

     “别拉我!别拉我!”肃小六忙将手缩回来,“什么急事啊,我不去!我先回去把我的面给吃了再说!”

     “我的六爷啊!”朱绍文满头大汗,“这当口还吃什么面啊!快跟我走吧!”

     “不是,”肃小六气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今天招谁惹谁了,这饭一到嘴边就有事,一到嘴边就有事!什么急事啊,连面都不能吃了?”

     “关乎性命的大事!”朱绍文又上前挽住肃小六的胳膊,“您快跟我走吧,去晚了,那唱黄梅调的丫头恐怕就走了!”

     “丫头?”肃小六听到有女人,脚便不自觉地跟着他向前迈了几步,“什么丫头?长得怎么样?”

     “标致!”朱绍文咂着嘴赞道,“天桥唱曲儿的名角儿那么多,像她这么标致的,我还真没见过!”

     “哦?”肃小六两眼开始放光,“那,这标致的丫头急着要见我,是怎么个意思?难道我玉树临风、风流潇洒的名声已经在京城传开了?”

     [网友]: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