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八章 今古通用的赌桌暗号
    “这眼神是什么意思?”肃小六心中狐疑,忙避开了墨裕的目光,举头望了望直播间,向网友们求救。

     [网友]:这个姓墨的是什么意思?看着怎么像是在给小六放电呢?

     [网友]:难道是基友?

     [网友]:说实话,这个姓墨的长得还挺酷的,浓眉大眼、身材魁梧,更重要的是看起来很睿智的样子,像他这么高智商的基友,应该不会看上肃小六吧!

     [网友]:什么姓墨的,他们都是宗室,应该都姓爱新觉罗才对!

     [网友]:管他姓什么呢,我只关心他是不是想推倒小六!

     [网友]:推倒小六?这画面也太酸爽了吧?

     [网友]:就是啊,他们两个在麻将桌上演激情戏,旁边还站着两个黑白无常呐喊助威,这剧情太后现代了吧!

     [网友]:你们哔哔了半天,没一个说到点子上!

     [网友]:兄台有何高见?不妨说说。

     [网友]:高见不敢当,但我这老牌友还是有资格说两句的。这个黑如墨明显是在给小六暗号,让小六打出他想要的牌!

     “是这样啊,”肃小六这边已经打了一轮牌了,桌面上出的全是没用的风牌,他看到直播间那老牌友的解释,不禁又抬眼看了一眼墨裕,见他将那张牌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虽然手不断地在活动,但那张牌在指间的位置始终没有变,于是有抬头向直播间递了个眼色,“那么,他是想要什么牌呢?”

     [网友]:老牌友给讲讲,他这是想要什么牌?

     [网友]:一般来说,暗号是这样的:食指到小指之间有三个指缝,每个指缝各代表“万”、“索”、“饼”;每根手指有三个骨节,从上到下,每个骨节各代表“一四七”、“二五八”、“三六九”。现在的牌场都用香烟来发暗号,放在不同位置,代表不同的意思,一般是提前商量好的。

     [网友]:真是老牌友啊,让我这只在网上打麻将的人涨学问了!

     [网友]:这个黑如墨用中指和无名指的第一骨节夹着牌,那就是说,极有可能是想要“一四七索”!

     [网友]:说的那么神奇!你们看他手里夹着的那张牌是“幺鸡”,我觉得还是在给小六暗示!

     [网友]:暗示什么?

     [网友]:幺鸡,要鸡嘛!他要夹鸡!

     [网友]:噗!

     [网友]:噗!

     [网友]:擦!你太有才了!

     [网友]:哈哈,那小六你就让他夹一下吧!哈哈哈,这画面太可乐了!

     肃小六也被这不靠谱的推测逗笑了,他斜眼望了望墨裕手里的牌,也觉得那位老牌友分析的靠谱。低头看了看手里的牌,牌面上只有一张四索,并且还和三索配着,暂时没有打出去的欲望,于是就准备等等再说。

     “六爷,”庆祯突然冷笑一声,“您这是手里起到好牌了吧?都忍不住笑出来啦!”

     “是啊,”庆榔也道,“六爷这是摸到多好的牌了,才能笑成这样?”

     “的确是张好牌,”肃小六把手上摸到的牌打出去,“红中!好牌是好牌,可惜,留不住!”

     “杠!”墨裕一把推到三张红中,得意地笑道,“就等着六爷这张好牌呢!”

     “这么快就开杠?”庆祯真的是输怕了,看着墨裕把四张红中摆在了一起,并且那红中上“中”字那一竖最尖锐的笔锋还正对一定自己,于是心里更是又妒又恨,“八爷,开杠要摸底牌,您该不会要杠上开花吧?”

     墨裕嘴角一扬,从牌垛上摸了底牌,稍稍犹豫了一下,将手里的“幺鸡”打了出去,然后将牌全部扣下:“听牌!”

     “嚯!”庆祯又开始耍贫了,“八爷,您今儿是吃了猪蹄子了,手怎么这么壮?刚摸了两圈牌,您就一杠一听,还让人活不?”

     墨裕没有理他,只是用手抚了一遍自己扣下的牌,偷偷看了肃小六一眼。

     “六爷,”庆祯又转头开始埋怨起肃小六,“那红中长得不错啊,瘦瘦高高的,还穿着一身红,您怎么不就在手里多暖一会儿呢?”

     “哈,”肃小六笑道,“穿一身红怎么了,我又不准备娶它,难道留着它给我下崽儿吗?”

     “您不要没关系,”庆祯此时一副输家那牢骚满腹的样子,“那您也多暖一会,等我开了杠,把那张杠底牌拿走,他墨八爷不就听不了牌了?”

     “哦?”肃小六笑道,“这么说,你手里也有杠等着开?”

     “那是,”庆祯的语气有点虚,“万一我这‘十三幺’打不成,等会或许还能开一杠呢!”

     “六爷你甭理他!”墨裕道,“他现在手里肯定连个对子都没有,等他开杠?不知道要哪一年了!”

     “唉!”庆祯被他说中实情,喟然叹道,“眼看着人家一下子娶了四房姓中的姨太太,我这一个对子都没着落,真是倒霉头上叉把刀!”

     墨裕问道:“这又怎么讲?”

     “这真是,”庆祯哀叹道,“倒了血霉了!”

     [网友]:这个白无常倒霉总挂嘴边,今天肯定赢不了!

     [网友]:黑如墨打了一索,那八成是想要四七索,小六准备给他点炮吗?

     肃小六心里也在犹豫,他摸了摸胸前藏着的恭慈太后给他的封套,心中暗想:“太后让我到宗人府找个人,看宗人府里的情形,那帮狱卒都是些嗜钱如命、贪得无厌的家伙,要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消息,不知得花出去多少银两!这笔钱太后那边肯定不会给我报销,所以还是省省吧。”

     “这三个人,”肃小六看了看墨裕等人,“看来是这宗人府监狱里的老油子了,或许从他们那里也能打听出点什么。这仨人里,庆家兄弟抽鸦片都快抽成废人了,套他们的话应该不成问题,倒是这个墨裕,似乎是个人物,看来需要我费点心思拉拢拉拢!”

     想到这里,肃小六待挨到自己起牌的时候,将手里的四索打了出去。

     “胡了!”果不其然,墨裕等的就是这一张牌,他将牌翻开推倒,庆家兄弟便一脸懵逼的趴上前去观看。

     “我的爷啊,”庆祯扯着嗓子惊呼,“混一色带一杠,并且还是庄家,这下有的输了!”

     [网友]:哇,老牌友的猜测很准啊!

     [网友]:看来这赌桌上的暗号,今古通用啊!

     [网友]:小六为什么要给他点炮啊?

     [网友]:难道小六想被夹鸡?点炮是为了投怀送抱?

     [网友]:哈哈,小六爱好很广泛啊!

     墨裕趁着庆家兄弟二人趴着看牌的时机,向肃小六抱了抱拳,以示谢意。

     肃小六对他笑了笑,站起来说道:“这里怎么上厕所啊?”

     “门外有马桶,”庆祯挺直了腰站起来,“我也去出恭,顺便把内裤反过来穿,改改运气!”

     庆榔数了数银票,将输的钱递给了墨裕:“这是我们兄弟两人的!”

     墨裕接过银票,又从自己怀中拿出一叠银票,然后数了数,说了声“失陪”,便起身出门,到院子大门口去找值夜的那两名胖瘦差官。

     肃小六和庆祯正在门口小便,见墨裕拿着银票匆匆出去,肃小六问道:“他去做什么?”

     “去买今天的邸抄,”庆祯答道,“还有内阁拜发的一些折稿!”

     “他买这些做什么?”肃小六十分不解,“难道是在关心朝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