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即将爆发的大风浪
    “六爷,”周文盛的声音竟然也颤抖了起来,“看他们的样子,今天肯定是要明火执仗地硬来了!”

     “那,”肃小六大惊,“那你还能不能把我安全地送到王府去了?”

     “这,”周文盛挽起袖子,咬了咬牙,说道,“大丈夫言出必行!今日我便是拼了老命,也不能坏了我长春会的招牌!”说罢,伸掌摆出了要开打的架式。

     [网友]:哟,黄飞鸿的架式啊!

     [网友]:这姓周的真的假的?难道真的能来几招“佛山无影脚”?

     [网友]:能来两下醉拳也行啊!

     [网友]:我看够呛!

     那军官鄙夷地笑了笑,说道:“长春会现在也敢管官府的事了?”

     “你们是官府的人?”周文盛问道,“那为何不穿官服?”

     “你要找穿官服的?”那军官连击三掌,只听前院有人破门而入,不多时,一名穿着七品官服的男子带着一众官兵涌了进来,“看到了吧?我们只是请肃小六到兵马司讯问,和其余人等并不相干。你们长春会要不要掺和进来呢?”

     周文盛久在京城街面上混,一眼便看出来那刚刚闯进来的七品官是负责此处的巡城御史,隶属五城兵马司统辖。他自己虽然有功夫在身,但也绝不可能跟官兵动手,适才那军官一伙没有穿着官服,即便打将起来,以后到了公堂,还有得脱辞,但现在负责地方治安的官员亲自来了,自己也只好将人交出去。

     “既然是坊里的老爷亲自来了,”周文盛向那七品官抱了抱拳,“周某人自然不敢造次!”

     “啊?”肃小六一怔,“什么意思啊,周先生?就这么把我交给他们了?”

     “六爷啊,”朱绍文劝道,“他们都是官厅的人,周先生也惹不起啊!”

     “是啊,”沈春和道,“真动起手来,那麻烦就大了,况且,这么多人,就是打起来,你也得被抓走!”

     “爷们儿,”张三禄倒是冷静了许多,“他们既然是明面儿上抓人,必然要走升堂问案这一遭,你现在是郑王府的六爷,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

     “那好吧,”肃小六无奈地迈步出去,突然又想起了什么,忙转头对张三禄道,“劳烦回郑王府给我捎个信儿啊!”

     “一定一定!”张三禄点头答应。

     [网友]:就这么把小六交出去了?

     [网友]:太没义气了吧?

     [网友]:想打他们也打不过啊,那么多人呢!

     [网友]:我怎么有点同情小六了!

     [网友]:遇到困难,没一个人帮忙,小六真是交友不慎啊!

     [网友]:就是,还不如那位公主呢!

     “唉!怎么这么倒霉!”肃小六一边叹息,一边向门外走,走到那军官身旁,他向上瞟了一眼他的脸,坏坏地一笑,问道,“你的脸洗了几遍?”

     “啊?”那军官没明白他的意思,“你说什么?”

     “我说,”肃小六把声音加重,“你洗了几遍脸,才把脸上屎给洗干净?”

     “你!”那军官大怒,上前一手扭住肃小六的胳膊,一手提着他的衣领,大踏步地向外走去。

     “哇!”肃小六疼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有人虐待皇亲国戚啦!有人虐待宗室子弟啦!”

     [网友]:这小六就是嘴贱!

     [网友]:真是,你这会儿招惹他干吗?

     [网友]:打不过人家还不老实点!

     [网友]:这小六就会占嘴上便宜!

     [网友]:这下完了吧!

     那军官丝毫不以为意,揪着他走到大门外,将他放到马上缚好,然后对那巡城御史道:“大人,交给你们了,好在没有动手,不然又要多费些周折!”

     “有劳了!”那巡城御史拱了拱手,然后向手下一挥手,“走,回兵马司官署!”

     在周家后院,还未从过变故中醒过神的朱绍文上前问周文盛:“周先生,您看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做?”

     “你们三位赶紧去郑亲王府报信,”周文盛边思索边道,“我去都察院找找熟人,问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

     京师南郊,张乐行驾着马车,在官道上疾驰。马车里坐着杜金蝉及其伯父三人,那位受了重伤的老乐师躺在厚厚的褥子上,由于马车十分颠簸,杜金蝉和任柱子两人扶着老乐师的身体和头部,以免他的伤口撞击到车厢内壁上。

     这时,突然马嘶车摇,杜金蝉忙扶住窗子,掀帘一看,见张乐行正在收紧缰绳,再向前一看,见马车前的大道上堆满了一人多高的荆棘,在那荆棘之后,黑压压的全是头戴红缨暖帽、手持刀枪的清兵。

     “看来,”张乐行将马安抚住,喘着气说道,“那个姓万的御史变卦了!”

     “张大哥,”杜金蝉望了望那些官兵的制服,“我看这些官兵,不是五城兵马司的!”

     “哦?”张乐行一怔,正待问她,这时官兵那边已有人向他们喊话。

     “奉步军统领衙门令:”一名清兵的佐领喊道,“拿杜金蝉等人到步军统领衙门问话!”

     ※※※※※※

     京师都察院外的隐蔽处,巡城御史万超握着一个大信封,正在焦急地等待。

     给事中双寿一路张望着走来,一见万超,便拿过他手里的信封,拆开来拿出了一份十几页的文稿,然后细细读了一遍,拍腿大赞:“大手笔啊!不愧是科甲正途出身,这笔下的锋芒,如同尖刀,真是字字见血啊!”

     “老兄,”万超见他赞不绝口,心里也兴奋之极,“郑亲王府的端华可是皇亲国戚,我这弹劾他的奏折一上,那可是要掀起大风浪的。兄弟我这小小的七品官,到时候大浪袭来,我可怎么顶得住啊?”

     “老弟放心!”双寿拍着胸脯说道,“有定郡王这条大船在,你只要在船上,不论有多大的风浪,你都不用担心!”

     “全凭老兄引荐!”万超向他行了一礼,“能上定郡王这条大船,三生有幸啊!”

     双寿指了指手上的折稿,会心地笑道:“老弟这篇大作便是‘投名状’!以后的事全包在我身上了!”

     “好!”万超重重地点了点头,将折稿拿回来,“我现在就眷写折子,立刻拜发!”

     “嗯,事不宜迟!”双寿道,“端华那边已经上钩了,那个肃小六也已抓到了兵马司,现在是只欠东风了。老弟的这个折子只要一上,一阵东风刮过,就知道下一任郑亲王花落谁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