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几道隐秘的懿旨
    “听六公主说,”恭慈太后正色地道,“今日出动暗杀的是健锐营的人,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

     “对了,太后,”肃小六想起了什么,忙道,“今天负责抓我去兵马司的还是那个健锐营的军官,就是今天早上要杀我的那个!”

     “他又出现了?”悦龄惊呼道,“看来他们一直在暗中盯着你呢!”

     恭慈太后脸色凝重,蹙眉沉思了一会儿,说道:“看来健锐营已完全成了定郡王载铨的私兵了!京中禁卫军之中,骁骑营、前锋营、护军营都由各旗统领管辖,权柄过于分散,一时难以调派;善扑营和亲军营都是皇帝的近侍,此刻又随扈在外;目前只有步军营、健锐营和丰台大营这三支军队能供随时调配、全力拱卫京畿。如今健锐营竟听命于定郡王这一党,丰台大营又远在京郊,若真有什么变故的话,只有步军统领衙门这五营步军可用,你们看,这京城之中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网友]:这太后是什么意思?

     [网友]:是要搞政变吗?

     [网友]:这太后看样子有六七十了吧,难道要搞政变自己上位?

     [网友]:这不是道光年间吗?没听说有太后搞政变要“垂帘听政”的事情啊!

     [网友]:应该是想防患于未然吧,她可能是怕别人搞政变!

     [网友]:这么说也有道理!

     肃小六见这太后历数京师驻扎的禁卫军权属,心里也十分疑惑,看了直播间网友的分析,他也认同“防患于未然”这个说法,但这太后说这些肯定还有其它的原由,于是便凝神听她下面要说什么。

     “老五,”恭慈太后对惇郡王奕誴道,“郑亲王临终前,已请懿旨让他们三子端华借调了步军统领衙门官员归你调遣,看来郑亲王是老成谋国,早有安排啊!”

     “是,”惇郡王奕誴点头道,“孙儿原本以为郑亲王只是为了保护肃六,才做此安排。现在仔细想来,才明白郑亲王的良苦用心,步军统领衙门有五营步军,包括旗兵、绿营大约共有两万人,其中骑兵四千,目前可调配步军一万,这可是当下京城里看家的队伍了!郑亲王薨逝后,其子端华便要在王府‘成服守制’,所以他步军统领衙门左翼总兵的职位就空了出来,郑亲王提前让我接手,也是怕定郡王他们抢先一步。”【注①】

     “不错,”恭慈太后点头赞道,“你能想通这一节,说明你这位‘小五爷’还是有长进的!我现在就再传懿旨给你,让你暂时接任端华的左翼总兵之职,待会你便去郑亲王府传旨给端华,你们把印信交接一下。”说罢,回头望了绣茵一眼。

     绣茵会意,转身从袖中拿出一道写着谕旨的封套递给了奕誴。

     “是,谨遵懿旨!”惇郡王奕誴俯身行礼,举手接过后,揣入袖中。

     “薛道长这边,”恭慈太后继续道,“我也有旨意。”

     薛精一忙站起身,向前几步,立在恭慈太后身前,低头说道:“请太后垂谕!”

     恭慈太后道:“原任左都御史、兵部尚书,并在军机上行走的文庆,被他们支到川蜀去查办孟保等人的贪墨案子,这已有数月,这案子牵连甚广,一时难以定案,可是作为钦差的文庆也不能总留在川蜀。如今京里定、穆两党相互攻讦,百官要么各投门户,要么退守观望,所以需要资望较深的大臣回京主持,文庆翰林出身,家里三代为官,是个明事理的人。我想让他尽快回京,但又不便明发谕旨,所以就劳烦道长辛苦一趟,亲自前往川蜀一趟,传我的密旨给他!”

     说罢,绣茵又拿出一个封套,上前递给了薛精一。

     薛精一弯身拱手行了一礼,说道:“精一谨遵懿旨。”

     “此事涉及机密,”恭慈太后道,“待会儿道长在元灵宫登台作法之后,便可带着几名随从,以前往昆仑山采集‘千年灵芝’为名,出京往赴川蜀,这些事,福济会帮你安排!”

     “是!”薛精一弯身答道。

     “原来是这样啊,”肃小六心中暗道,“看来这太后并非痴迷这假道士的什么长生术,只不过是让他假装为太后登台作法,然后借着寻找千年灵芝的名义,掩人耳目,出京去找那个什么文庆。看来,这老太后还真的很有手段,明里一套,暗里一套!”

     [网友]:这个文庆是什么人?竟然这么重要?

     [网友]:看头衔不少啊,想必是个厉害的角色!

     [网友]:或许是太后的亲信呢!

     [网友]:也有可能是太后的面首!

     [网友]:这太后有七十了吧,都古稀了,还玩得动面首吗?

     [网友]:你们脑子里怎么都是这些东西?

     “福济,”恭慈太后转头看向福济,“万超要上奏的折子是否已到都察院?”

     “回太后的话,”福济答道,“已经交至衙门,等着都察院盖印拜发!”

     恭慈太后问道:“你是堂官,他奏稿的内容你都看过了吧?都涉及些什么?”

     “万超上的密折,不曾让奴才预览,”福济道,“但奴才也从别人那里得知了奏搞的大概内容。万超是想借着他手上所办的白莲教逆党的案子,将肃顺拖进来,兵司马关押的逆党都已由万超派人串了供,让他们一同指认肃顺!”

     “啊?”肃小六心中一凛,“这姓万的家伙这么坏?竟然让别人诬告我?姥姥的,等老子翻了身,回头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收拾这家伙!”

     “肃六是宗室,”恭慈太后奇道,“攻击宗室和白莲逆党勾结,这恐怕过于牵强吧?况且涉及宗室的案子,应当上报宗人府来办,岂是他一个兵马司就能捉拿审问的?”

     “是,奴才也觉得奇怪。”福济道,“但是,目前上的这个奏折,的确是这个内容。奴才分析,由于肃顺之前的宗室身份未明,万超定然是抓住这一点,才让那些囚犯构陷于他。即便回头查无实据,万超也可托辞说,只因有涉案之人供出,所以才拿问肃顺;至于未通报宗人府一事,也可推说事先并不知肃顺的宗室身份!”

     “我想,”惇郡王奕誴上前一步道,“万超这是在投石问路,定然还会再上奏折,具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现在还看不清楚!”

     “嗯,”恭慈太后点了点头,对福济道,“你继续盯着这个万超,有什么动向,即刻前来向我禀报!”

     “嗻!”福济答道。

     “至于肃六呢,……”恭慈太后的目光投向肃小六,踌躇起来。

     肃小六听她说到自己,心里一紧:“看来,这还有任务要安排约我呀!”

     他微微抬头一看,只见悦龄立在恭慈太后一旁吟吟浅笑,心里不禁一荡:“难道说,太后要把我派到公主的身边了?哇,太后果然圣明烛照哦!要让我当驸马就更好喽!”

     【注①】成服守制:按照古代的居丧制度,父母或祖父母去世后,儿子或长孙需要在家守孝27个月,如果是在任官员需要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