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两位美人的临行回眸
    “肃六,只要这趟差事你能办成,”恭慈太后道,“我许你个三品顶戴,入宫当差!”

     “三品?”肃小六暗想,“三品是多大的官?那个七品的巡城御史就能牛哄哄地随便抓人,三品岂不是更厉害?算了,反正能抓住太后这棵大树,以后也算有个靠山,不至于总受人欺负。三品就三品吧,能入宫当差也就能经常看到公主,也是好事!”

     “小六,快谢恩啊!”六公主悦龄提醒道。

     “小六谢太后恩典!”肃小六向太后行了一礼,然后把绣茵给他的那个封套揣入怀中。

     “行了,事情暂且都交待完了,”恭慈太后转头问绣茵,“时辰差不多了吧?咱们是不是该去看薛道长作法祈瑞了?”

     “老祖宗,时辰刚刚好儿。”绣茵从榻上拿来绣着金丝凤纹的披风,“咱们现在就去。”

     “好!”恭慈太后道,“肃六那边,老五你去安排。让他先回王府,在郑亲王的灵堂上磕了头,在去宗人府吧。”

     接着,有对肃小六叹道:“唉,肃六啊,你家有重孝,原本应该让你在家里安心守制才是,可是现在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你呢,也正合适办这个差事,就委屈下吧!”

     其实,对于肃小六来说,在郑亲王府去守孝,还不如去坐牢呢,既然太后说的这么客气,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于是装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能为太后尽一份力,为国家做点事,是小六的福分,万万承受不起委屈二字!”

     “嗯,如此甚好!”恭慈太后站起来,由着绣茵将披风给她搭上,然后对悦龄道,“走吧,你随我一起去祈福,让老五和肃六他们去忙吧!”

     “是,老祖宗!”悦龄上前搀扶住恭慈太后,和绣茵一起陪着太后向门外走去。

     肃小六目送着她们出门,从背后看去,她们三人都穿着旗袍、踩着花盆底的鞋子,走起路来一步三摇的,但绣茵的身段最为婀娜,高挑的身材和修长的腿线使她的背影显得极为迷人。

     [网友]:这个宫女的腰线很高啊,穿着旗袍显得腿超长!

     [网友]:哈,肃小六显然看得呆了,镜头一动不动!

     [网友]:我都听到他吞口水的声音了!

     [网友]:不是要当那个萝莉公主的驸马吗?小六怎么这就变心了?

     [网友]:这长腿宫女可以纳为妾嘛!

     [网友]:擦!驸马能纳妾?开玩笑呢!

     [网友]:也是哦,那小六还是别看了!

     不知为什么,走到门口将要出门的时候,悦龄和绣茵都回头向肃小六这边看了过来,待肃小六和她们对视的时候,她们却又转回目光,径自出门而去。

     “这是在撩我吗?”肃小六心里一乐,暗道,“看来我穿回来后,女人缘还是不错的呦!”

     “肃六,”惇郡王奕誴道,“走吧,我还得再送你回郑亲王府一趟!”

     “哈,今天已经是第二次了。”肃小六笑道,“看来我和五爷很有缘啊!”

     “嗯,是挺有缘!”惇郡王点头道,“本来是听你的相声,谁知道听着听着,咱们竟成了亲戚。虽是远支亲贵,可郑亲王这一支和皇家还是非常亲近的!”

     “回头五爷再我听几段相声,”肃小六道,“或许咱们还能亲上加亲!”

     “哦?”惇郡王奇道,“怎么个亲上加亲呢?”

     肃小六说的自然是当驸马这回事,但他却不便明说,只好含糊其辞地道:“这,以后王爷就知道了!”

     “究竟是什么意思,你快说啊!”惇郡王急切地道,“我这人心里藏不住事,别总吊我的胃口啊!”

     “五爷,咱们还是快走吧!”肃小六道,“等会那个薛道长该作法了,我怕他惹怒了天神,一道天雷劈下来,伤了咱们!”

     “天神为什么要用雷劈他?”惇郡王更为不解,“你怎么说话总是半句半句的?”

     两人一边闲扯,一边出门,走到一个大殿旁边时,肃小六看到北面墙内的高台上正站着薛精一,他身穿八卦仙衣,披散着头发,挥舞长剑,正默默地念着咒语。

     “切!”肃小六心中冷笑道,“这假道士竟然在这学诸葛亮,装神弄鬼的。之前他说自己求雨被抓了,肯定也是装诸葛亮没装像,结果露馅了!这会还不吸取教训,换个人模仿!”

     走出元灵宫后,惇郡王便招呼听差过来,和肃小六一起登上一辆马车,然后由一队官兵护送,穿过层层大内侍卫的哨卡,向郑亲王府而去。

     在车上,惇亲王道:“万超今天抓了一个天桥唱曲儿的,说是牵涉到白莲教的案子,由于案子里涉及到你,所以五城兵马司把卷宗转到了步军统领衙门。”

     “那个天桥唱曲儿的,”肃小六问道,“是不是叫杜金蝉?”

     “哦?”惇郡王大奇,“这事你知道?”

     “知道,”肃小六道,“那个杜金蝉被万超胁迫,不得不诬陷我,所以内心不安,之前专程找我赔罪了!”

     “这女子倒是有几分侠义心肠,”惇郡王赞道,“竟然还能挺身而出,专程赔罪,看来是个人物!”

     “嗯,”肃小六对杜金蝉也十分赞赏,“的确是一副侠女的样子!”

     “不过,”惇郡王道,“你三哥端华看到卷宗后,知道是她在诬陷你,便出兵在她逃跑的路上抓了她!”

     “啊?”肃小六大惊,“我那个三哥把她抓了?”

     “你来元灵宫之前,我刚得到的线报。”惇郡王道,“这会她们可能已经被关在步军统领衙门了!”

     “唉,我那个三哥怎么那么冲动呢!”肃小六叹道,“她们车上有个病人,这件事她们也是被人逼迫,何必去抓他们呢!”

     “待会我要向你三哥宣读太后的懿旨,”惇郡王道,“让他向我交接总兵的印信,全面接管五营步兵。你觉得,这个杜金蝉应该怎么处置?”

     肃小六想了想,说道:“这样吧,咱们先不回郑亲王府,直接到步军统领衙门,咱们和我三哥商量一下,我觉得这件事怎么像是这个万超给下的套呢?”

     “是,”惇郡王点了点头,“万超这个时候转递案卷,我也觉得蹊跷之极!况且,他是一边转递案卷,一边派人抓你,若说他不知道你是宗室,又何必转递案卷;若说他知道你是宗室,又怎敢出兵抓你。这一点,我一直想不通。”

     “王爷这么一说,”肃小六突然想到了什么,“我觉得,万超的目标可能根本就不是我!”

     “那是谁?”惇郡王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