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富察氏暴戾初现
    “五十一!五十二!……”

     随着殿外的报数声此起彼伏地数去,那些受刑之人的叫喊声也从高亢变得低沉,这时,突然有一名太监跪在殿外向内禀报:

     “禀福晋:受刑的太监张德喜昏死过去了!”

     富察氏把茶碗放下,神色如常地缓缓说道:“既是知错受罚,就不要玩这些骗人的把戏!用凉水浇醒,再加二十,继续行刑!”

     “喳!”那太监响亮地答了一声,然后对外面高呼:“拿桶凉水来!”

     “我擦!”肃小六心中暗叫,“这老太太这么狠啊!这不是置人于死地的搞法吗?”

     [网友]:哇,这老太后好厉害!

     [网友]:都说了不是太后了,是福晋!

     [网友]:福晋打死人难道不犯法吗?

     [网友]:这样滥用私刑,在清朝真的是合法的吗?

     [网友]:是啊,也没有人打电话报警!

     [网友]:镜头没在大殿外面,也看不到打人的棍子有多粗,不知道打上一百棍,会成什么样子!

     [网友]:肯定皮开肉绽!

     [网友]:听声音小了许多,我看很多人都已经抗不住了!

     [网友]:八十棍诶!可不是开玩笑的!

     “杖责八十”的刑罚终于打完了,外面又传来太监为刚才那个昏倒的张德喜报数之声,奇怪的是,刚才被一桶水浇醒的张德喜并没有发出叫喊声,在殿中只能听到在报数声之外,那木棍打击皮肉的声音,那声音由于沾上了鲜血,回响声越来越大,一声一声地竟然让人听得如此清晰,让人殿内众人不寒而栗。

     一百棍打完了,殿外没了声响,过了一会儿,刚才在殿外禀报的太监又跪在殿门口说道:“禀福晋:张德喜没气儿了!”

     富察氏对于这名太监的死依旧没有动容,语气冷漠地说道:“去查查档,看他归哪管,让管他的人来收尸!”

     “喳!”那太监答了一声,便出去喝令众人,“都拖下去!”

     这时,富察氏站起身来,向前走了几步,她坐在大殿正中,刚好面对着殿门,她扫了一眼殿外台阶下的王府仆役,说道:“王爷生性淡泊,生前对待下人也过于宽容,这才使得你们平日里散漫惯了!可是,这毕竟是王府,是大清国世袭罔替的郑亲王府!如今王爷薨了,从皇上到王公贝勒,从京中大员到各省督抚,都要派人前来吊唁,你们若仍是这么懒散当差、不遵仪制,那么到时候丢的只是你们自己这张脸吗?那丢的可是大清朝传了二百年的郑亲王府的脸!丢的可是曾经住在这郑亲王府十几代郑亲王爷、简亲王爷的脸!”

     [网友]:这老太太肺活量真大,吼得人耳朵都疼!

     [网友]:不光肺活量大,语文学得也不错,很善于用排比句!

     [网友]:她说的简亲王是什么意思?这不是郑亲王府吗?怎么有简亲王的事?

     [网友]:我也想知道。

     [网友]:搜索了一下,原因是第一代郑亲王济尔哈朗的儿子济度被封为简亲王,后来他们的后代在乾隆时又被改回“郑亲王”,所以其中有几代被封的是简亲王。

     [网友]:原来如此啊!

     “我在这里再说一次!”富察氏目光凌厉地对殿外众人道,“若在王府大丧期间,谁若是再违犯禁令、当差懈怠,张德喜便是他的下场!”

     “奴才等谨遵福晋训示!”一名总管太监首先跪下恭敬地说道。接着,殿外所有仆役都跪下行礼,重复了一句。

     富察氏转身回来,在太师椅上坐定,然后转向端华和恩华,问道:“王爷的身后之事,在朝廷那边是怎么安排的?”

     “回福晋的话,”端华首先向前迈了一步,垂首答道,“按照朝廷仪制,由宗人府堂官先行以阿玛‘出缺’上奏皇上,之后再由宗人府、礼部简派司官,以亲王之礼举行丧典。宗人府那边,绵四叔他们已经到衙门里拜折出奏了。”

     “绵四叔”指是正是宗人府右宗正绵偲,由于他比端华长一辈,并且在过继之前排行第四,所以端华称其为“四叔”。“出缺”是官员在任时因去职或死亡造成职位空缺之意,由于郑亲王乌尔恭阿在病故前仍在“宗人府左宗正”的任上,所以绵偲要以“出缺”来向朝廷奏报。

     “皇上现在不在京里,”富察氏蹙眉问道,“宗人府即便以‘六百里加急’报到关外行宫,待圣旨下来也得两三天时间,这期间难道王府就这么干等着?”

     “六百里加急”是指奏报在路上的日行速度,通常朝廷大员在任时病故,都要以加急文书奏报到京。不过,这通常是用于各省的封疆大吏,对于在京的亲王病故,往往由于近在京城,不必这么劳师动众,但现在由于御驾在外,所以程序上就有些麻烦,因而富察氏会有此一问。

     “这件事我已经跟宗人府和礼部的官员见过面了,”端华回禀道,“由于亲王之礼早有成例,可以不必等圣旨下来,礼部和宗人府先行派人过来,负责查阅典章,指挥丧仪事务!”

     “嗯,这样就好。”富察氏点了点头,又转头问恩华,“老五,你现在挂着礼部侍郎的衔,礼部那边你还要好好安排,多派些得力的司员来,把你阿玛的身后事办得风风光光!”

     “是,”恩华上前答道,“礼部那边我已经安排妥当。理藩院这边也有许多蒙回藏苗的在京司员,前来咨询吊唁之礼,由于牵涉藩事,暂时不便回复,要等圣上下旨后,方可遵旨办理!”

     “好,”富察氏颔首赞道,“这件事你办得很慎重,你是理藩院的左侍郎,虽是堂官,但在藩事上万万不可借助私情,这一点涉及枢廷国策,一定要谨慎才是。”

     恩华低着头,恭敬地道:“是,恩华谨记在心!”

     富察氏这时又想起了什么,便又道:“丧礼一旦开始,王府的用度开销便大了,王府下辖的各处庄园都通报了没有?该让他们进献的礼单一定要尽快拟好,尽快送至府中,千万不要耽搁了!”

     这次是端华作为长子回答:“大总管和旗下的几位长辈,已经在账房查阅以前的典章拟定了,今天应该就可以拟出来,发至各处庄园!”

     富察氏对于这些需要急办的大事没什么可问的了,于是就端华和恩华勉励道:“你们阿玛骤然薨逝,留下的事情繁多,你们两人久在内廷当差,一定要严遵仪制,细心办理,万万不可出错!”

     端华和恩华都跪了下来,叩头行礼:“是,谨遵垂谕!”

     富察氏抬手示意他们起来,然后左右望了望身边的诸位福晋,然后说道:“外面的大事都安排停当了,我再说说王府内的琐事!王爷在世时,病重在床,有一年的光景,这期间王爷不能说话,许多口谕都由身边的近侍向各院传达。这其中便有不少人俟机动了歪脑筋,有人买通王爷的侍仆玉满等人,假托王爷之名,以王爷‘赏赐’之由往自己手里搂银子、拿古玩、偷字画!”

     此言一出,旁边的诸位福晋都是一惊。

     [网友]:这老福晋玩完一出,又要玩一出了!

     [网友]:一看就是个宅斗高手,趁王爷一死,赶紧把自己平时不爽的人给干掉!

     [网友]:看那几位福晋,都吓得跟鹌鹑一样了!

     [网友]:我觉得,这老福晋肯定也不怎么喜欢肃小六,等会一定要对他下手!

     [网友]:汗!虽然不愿看到,但楼上的预测应该没错。

     [网友]:记得那会儿不是有人说自己的女票是宫斗十段吗?赶紧叫过来给小六出出主意呗!

     [网友]:对哦,是谁啊,快点去叫啊!这里已经剑拔弩张了!

     [网友]:那兄弟估计刚吃了他女票迷魂药,正在被女票检查手机呢!

     [网友]:那完了,这货的下场肯定比小六还惨!

     富察氏继续说道:“我并非不通情理之人,王府后院只要相安无事,我便不愿大动干戈,派人到各院抄检,可是,就是有人过不惯这安生日子,偏偏要在这时横生枝节!是谁做了亏心之事,现在快出来相认!”

     她身旁的诸位福晋噤若寒蝉,没有人站出来承认。

     “来人啊,”富察氏对外面喊道,“把玉满带上殿来!”

     这时,只听得外面靴声橐橐,由远而近,不多时,几名侍卫疾步将玉满拖入殿内,然后跪下禀道:“禀福晋:罪人玉满带到!”

     肃小六侧脸望去,只见玉满伏在地上,背上的衣服被撕扯得破乱不堪,在破碎的衣服下面,可以看到整个背上血肉模糊。若非适才那些侍卫说了名字,根本看不出这就是一个多时时辰前还身着光鲜、面色温和的玉满。

     “我的天!”肃小六大骇,“老王爷尸骨未寒,这福晋就开始剪除异己了。这些侍卫就是刚刚进殿时看到的,他们这么快就已经行动了。这下一个,不会轮到我了吧?”

     就在这时,富察氏的目光扫向了肃小六,她缓缓问道:“王爷生前,在身边儿侍候的还有谁?”

     这时,庶福晋刚佳氏侧身向前答道:“还有个丫鬟,一直在王爷身边服侍,名叫若樱!”

     肃小六听到矛头指向了若樱,顿时大惊。